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课堂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人大监督 三年冤屈终昭雪

时间:2011-12-09 12:06:22来源:

 为了还上访者一个清白,重庆市和巫山县人大有关同志三下湖南,克服丛丛困难,联手湖南三级人大,使一起错判多年的案件终于得以改判,当事人得以昭雪,谱写了一段动人的故事。

人大监督,三年冤屈终昭雪

/本刊记者 刘金川

 对于巫山人范永安来说,2009831日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也是一个尘埃落定的日子。这天,在巫山县人大会议室,重庆市、巫山县人大有关同志,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株洲市、荷塘区两级法院有关负责人与他共处一室,由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黄伟波宣读该院刑事判决书:“撤销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区人民法院[2008]荷刑再字第2号刑事判决书;宣告上诉人范永安无罪,此判决为终审判决。”

 “哗哗哗……”小小会议室掌声响起。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主任殷嘉勤如释重负,他拉着范永安的手,“老范啊,再痛苦的事也已经过去,一切要向前看,以后就看你的生意经如何念了。”

 话音未落,范永安强忍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任由在脸颊流淌。这是辛酸的泪水,也是苦尽甘来的泪水。是啊,这终审判决书短短的几十个字,隐藏着范永安三年多那么深沉的痛苦;也为这短短几十个字,重庆市、巫山县人大有关同志三下湖南,联手湖南三级人大谱写出了一段动人的监督故事。

 诚信商人的无妄之灾

 20063月中旬,《重庆法制报》刊载出一则惊人的消息:《巫山太子奶代理商神秘失踪》。顿时坊间传闻四起,情杀、敲诈、绑架……众说纷纭。甚至有人称,亲眼看见几名戴墨镜的汉子将当事人绑入轿车,扬长而去。说者煞有介事,其逼真度直追香港警匪片。

 事实上,谁也不知,此刻当事人范永安已被湖南株洲荷塘区警方带至当地。原来,39日至11日,湖南省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子奶公司)驻渝办事处负责人打电话给范永安,要其带上所有票据速上重庆结清赔偿款。12日,范永安与好友一起来到重庆,刚到小天鹅宾馆,便被几名身份不明操普通话的“便衣”强行隔开,范永安被拷上手铐并架进了一辆汽车。

 两天后,范永安被押至株洲荷塘区公安分局,关进了看守所。株洲警方向其出示了拘留证,连续几天突击审问后,范永安这才明白,自己犯了“敲诈勒索”和“损害商品声誉”罪。

 为何上演这一出剧情?事情得从两年前说起。

 范永安是巫山县城一名殷实的个体商户,为壮大事业,20043月,他与太子奶公司成都办事处签订协议,独家代理巫山、巫溪两县太子奶的总经销业务。20056月,太子奶公司驻渝办事处(该办事处负责辖区经销事务)突然停止给范供货,同时在巫山、巫溪重新招商。

 范永安失去太子奶代理总经销业务后,多次交涉要求厂家赔偿包括曾经承诺报销的业务员工资、超市进场费、广告费等经济损失8.5万元。一场民事纠纷就此展开,范永安多次索赔无果。

 因盼赔心切,范永安向媒体求助。20051229日,《三峡都市报》刊发“轻信厂家承诺巫山一商户损失30万元”的稿件,报道范永安开拓市场巨额投资泡汤,巫山县工商局销毁过期太子奶产品等事实。在厂家承诺尽快解决未果后,范永安再次求助《重庆时报》。2006311日,该报经采访消费者、其他经销商、巫山县工商局等,刊出了“部分过期太子奶销往农村”一文。

 范永安没有想到,正是这两篇报道为他带来牢狱之灾。

 经多方打听,范的家人得知其被拘留的事情,为了还范永安一个清白,他的家人举债,走上了诉讼之路。几个月内,其妻数十次往返巫山株洲,支付车船费、律师费等各类费用8万余元。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让范永安及家人伤透了心。200677日,荷塘区检察院以范永安犯敲诈勒索罪、损害商品声誉罪向荷塘区法院提起公诉。9月底,荷塘区法院以犯损害商品声誉罪,判处范永安有期徒刑7个月,处罚金一万元。此时,范永安已被关押了近7个月。

 两地人大联动督办

 自认诚信经商的范永安一直期望损失得到弥补,万没想到求助未能获得赔偿却反而获刑。他想不通:向媒体提供新闻线索,通过舆论监督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有什么错?

 一定要讨回公道!范永安熬满7个月刑期即直奔北京,他要申诉,要法律还他一个清白!

 范永安持续上访得到全国人大信访局重视。全国人大信访局将信访件转重庆市人大处理,重庆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则将该案作为重信重访专项治理重点案件及时交巫山县人大办理。

 一接到该信访案件,巫山人大便高度重视,前后两次将协调办理范永安上访案列入县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在走访范永安的过程中,巫山人大的同志了解到,范永安本来殷实的家因这场“飞来横祸”变得一贫如洗,而他对社会仇视的心态更让人担忧。在详细了解情况,认真分析,并征询法律专家意见后,巫山县人大认为范永安一案确有冤屈。

 2007413日,巫山人大常委会主任谭观银带领县法院院长柳德新一行前往株洲市。在株洲市人大内司委主持下,召开由巫山人大、株洲市中院、荷塘区法院同志参加的座谈会。会议交换看法,形成办理意见:由株洲市中院复查。株洲市中院复查后决定发回荷塘区法院复查。复查结果出来,仍维持原判决。愤怒的范永安再次走上了上访道路。

 面对这样的判决结果,巫山人大认为,该案需要重庆市人大的强力支持。20082月和5月,巫山人大专就此案分别向重庆人大内司委、人大常委会信访办汇报。在专题研究后,确定由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牵头办理。

 在专题研究后,2008710日,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就该案办理意见,及时向全国人大信访局汇报和去函联系,请求给予协调支持。

 鉴于当时大下访督导工作十分紧张,全国人大信访局指示并委托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直接与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联系办理。据此,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多次与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联系,获得积极支持。

 至此,重庆、巫山、湖南和株洲人大有关负责同志,就范永安信访案形成联合、联动督办态势。在一片阴霾之中,范永安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

 三下湖南维护正义

 “做人大信访工作,就应把努力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切实维护民权、构建社会和谐稳定,真正作为一种应尽之责、一种工作理念、一种人生价值去追求,要使信访人的苦脸变成笑容。”

 这是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主任殷嘉勤笔记本中的一段话。记录时间2009414日。在重庆至湖南的飞机上,殷嘉勤思绪万千。范永安信访案真是一波三折,普通民众维权甚难。难怪仅仅2008年,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光国便亲笔批阅了547件信访件。殷嘉勤心有所悟,便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要知道,这一次已是重庆、巫山人大有关同志第三次专程赴湖南株洲。

 2008820日,信访办二处处长黄虎平、巫山人大常委会主任谭观银等再次前往湖南,在该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副主任常文平陪同主持下,召开由株洲市人大、中院,荷塘区人大、法院负责人参加的座谈会,对该案专题研究。

 会上,重庆方就巫山各部门对范永安所做稳控工作及现状进行介绍,并对依法妥善办理该信访案提出建议,希望湖南株洲有关部门坚持依法公正原则,摒弃地方保护主义,认真复查并公正审判;一旦案件有实质性改判,有关经济赔偿可通过协商途径进行调解。

 湖南省、市、区人大同志相继发言,表示绝不搞地方保护,支持督办该案,并提出:株洲市中院一个月内按照无罪推理原则进行复查;排除干扰,顶住压力依法公正复查;在复查结论基础上,研究经济赔偿问题。

 湖南各级人大意见得到与会同志赞同。会后株洲市中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08911日以(2008)株中法监字第16号作出刑事再审决定:本案由株洲市荷塘区人民法院再审;再审期间不停止原判决执行。

 绝望尽头终归希望

 2009119日,农历腊月二十四,俗称小年。这一天正是家家户户欢天喜地除尘保洁,送走灶王爷迎接新年的日子。但就在这一天,心怀期待的范永安再坠冰窟。他收到来自湖南株洲荷塘区法院再审判决,结论维持原判。

 范永安彻底绝望了,情绪异常激动的他扬言要报复。时临春节,为避免范永安有过激的举动,重庆人大常委会信访办与巫山人大研究建议,县里组织四人工作组,轮流守候范永安并做思想工作,引导他通过合法渠道主张权利,并表示人大绝不放弃继续协调督促。通过连续耐心疏导,范永安这才向株洲市中院提出上诉。

 后来才得知荷塘区法院有关同志担心改判无罪后,范永安上访提出过高赔偿,审委会仍在票决时,作出维持原判决的决定。

 这不应是维持有罪判决的理由。信访办得到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余远牧等领导的指导和支持,便出现2009414日,重庆、巫山人大有关同志再赴湖南一幕。

 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有关负责同志主持协调会,会议认为案件事实很清晰。

 焦点一:范永安是否捏造虚假事实并予以散布?范两次配合工商部门销毁太子奶产品是事实;太子奶公司不同意就地销毁,要拉回公司处理也是事实。

 焦点二:是否给太子奶公司造成重大损失?一审判决认定证据既没有专门机构评估报告,也没有审计结论,仅公司单方面销售证明,无法证实其损失超过50万元。加之公司和范永安有利害关系,这些认定缺乏证据效力。

 “这是全国人大交办的信访案,为维护一个普通公民的合法权利,重庆同志已多次前往协调,我们一定要对法律、对当事人负责,判决一定要经得起法律、客观事实和历史检验。”殷嘉勤在会上说,社会很多新闻媒体非常关注此案,依法公正审判,才能给全国人大、给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会议还就范永安经济赔偿问题进行商讨。

 湖南人大同志对依法公正审判提出可行性意见,表示要大力监督,并请重庆、巫山人大做好范永安稳控和息诉息访工作,力争通过各方努力,达到结案的目的。

 经过多方努力,事情终于有了好的结果。今年831日,出现了文章开头介绍的一幕。根据国家相关规定,范永安获国家赔偿、退还罚金、民事纠纷等款项共计10.4万元。之后,湖南、重庆人大常委会信访办还到范永安家里看望,各送上1000元慰问金。他也现场签下息诉息访承诺书,并衷心感谢重庆、湖南各级人大的不懈监督。对这一信访案的完结,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光国在“信访专报”上欣喜批示:“好”!

 范永安偿还部分债务后,打算从拾旧业,从小本生意做起,努力奔向新生活。至此,一段普通百姓命运的悲喜录得以完结,一段民权至上的两省、市人大联动监督佳话得以流芳。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对本文亦有贡献)

 《公民导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