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课堂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五年经济补偿案 人大监督划句号

时间:2011-12-09 12:06:22来源:

 一起长达五年的经济补偿案件,在镇人大的跟踪监督下,终于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在这份圆满背后,饱含着该镇人大及人大代表心系群众、为民谋利的强烈政治责任感。

五年经济补偿案 人大监督划句号

/本刊记者 廖灿勇

 “要不是你的关心和镇人大的监督,我们还真不知道这些经济补偿款猴年马月才能得到落实。”2009915日上午,家住重庆开县中和镇65岁的村民刘天寿再次来到镇人大办公室,紧紧地握着镇人大主席李启洪的手激动地说到。话语中难抑内心感激之情。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事情还得从1978年开始说起。

 (一)

 19786月,以当时的知青农场为依托,由开县原三合乡人民政府牵头创办了三合乡镇企业。随后,在改革开放东风的吹拂下,该企业经营规模由小变大,逐步形成了含汽车修理、饮食服务、榨菜、养鱼、酿酒、烧瓦、代销等十几种业别的企业,进入该企业务工的当地农民也越来越多。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体制变化,该企业由于管理不规范,下属企业又多,部分业别在经营管理上出现了困难,亏损也越来越严重,一些业别相继停业,致使部分务工人员无工可干,不得不离岗返家务农。眼看企业已临破产,2002515日至523日,原三合乡人民政府再次牵头,组织有关人员对该企业的资产进行了全面清理,而随着清理的结束,所有务工人员也于20044月全部正式脱岗返家务农。

 经过清产核资,截至20025月,该企业经营性累计亏损达118409.8元,综合性集资建房亏损达87481.2元,往来结算应收款82845元,应付款401039元,相抵后应付外债318194元。鉴于这种情况,20055月,该企业向原三合乡人民政府递交了关于处理企业资产和破产的请示。

 为盘活企业资产,根据开县县委、县人民政府【200119号文件的精神和对乡镇集体企业所有制改制的相关规定,原三合乡人民政府同意将该企业的部分闲置资产进行处理,并于同年525日,对该企业的两宗房产进行变卖,所得61万元除拿出部分资金用于还债外,余下的约30万元作为集体资产存在了当时该企业在信用社的账户中。

 (二)

 话分两头说。于20044月全部脱岗返家务农的务工人员多达70余人。在这些人中,在企业工作时间最长的达24年,最短的也有2年多,由于当时法律法规还不健全,他们在工作期间并没有签订用工合同。

 2004418日,这部分返家务农的务工人员,在该企业清产核资宣告破产期间,均向企业和乡政府递交了书面申请,要求给予经济补偿。但由于企业当时已经负债累累,根本拿不出钱来,而且企业破产的一些情况也没有搞清楚,无法解决,就把此事拖延了下来。

 2005年,眼看企业的部分资产已进行了处理,但经济补偿一事依然没有着落,这部分返家务农人员不得不又一次提出要求,但该企业始终以种种原因推诿,迟迟不予解决。于是,这部分返家务农人员开始走上了长达5年的漫漫上访之路。特别是从2007年开始,他们的群访次数更加频繁,反映的问题更加突出,要求解决经济补偿的愿望也更加强烈,声称“不尽快解决问题就到市里、北京上访”。

 由于矛盾突出,社会反映强烈,该问题受到中和镇(由原三合乡和中和乡合并)人大的重视,年年成为镇人代会上代表们关注的焦点。2007年初,李启洪走马上任中和镇人大主席,还没有来得及全面熟悉镇人大工作情况,就接待了这部分上访的返家务农人员。“这是我从事人大工作以来第一次接待群众上访。”李启洪主席告诉记者,当时他既激动又觉棘手,激动的是他感受到了群众对人大充满信任,棘手的是这件事情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自己能否办好?

 (三)

 军人出生的李启洪有着坚毅的性格,认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回头。接到这部分返家务农群众的信访件后,李启洪立即将情况向镇党委进行了汇报,得到了党委的支持,随后他又和镇人大的同事们对此事进行了认真研究,并利用当时正在开展的“大走访、大接访”活动,深入有关单位和部门,以及部分返乡务农人员家中,全面掌握了解相关情况。

 调研走访中,李启洪和他的同事们了解到,经济补偿是199511日起开始实施的劳动法中才明确的概念,《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也是当年11日起才开始实施的行政规章,而三合企业全体职工退补申请中仅有四分之一的人员是199511日后与企业脱钩的,大部分人即使在脱岗后立即提出退补申请,也难以得到补偿。除此以外,当时的三合企业外债已达30多万元,根本没有能力解决补偿问题。

 既要化解社会矛盾,又要维护群众利益。在摸清情况后,李启洪又和他的同事们认真研究了有关法律法规,了解了相关政策文件,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多次召集原企业负责人、镇人民政府有关负责人和部分返乡务农代表进行面对面的座谈,耐心宣传有关法律法规,解释相关政策文件,并从中进行调解。在镇人大的调解和努力下,经过4次协商沟通后,双方终于冰释前嫌达成一致:即结合过去和现行的法律法规及政策,对正常脱岗的人员,根据工作年限,按当时月平均工资标准,每满一年给予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最多不超过12个月。同时,根据实际情况,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还对正常脱岗人员和临时性及季节性工人额外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

 对于这一意见,双方当事人均表示赞同,并于2008年底在劳动仲裁调解协议上签上了各自的名字。至此,这起长达五年的经济补偿事件,在镇人大的跟踪监督下,终于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公民导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