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人大动态 > 綦江区
区县人大动态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人大监督推动政府依法行政的路径探析

时间:2015-05-20 11:14:34来源:

(文/王志刚)依法行政的发展过程注定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人大必须以更大的勇气和魄力推动政府依法行政,加强政府职能体系的法制化建设。

中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历史文明的古国,但是我们的法治传统、守法观念和公民意识始终未能形成,“人治”历史几乎等长于民族历史。背负着这样厚重的历史,再加上现实中旧的思想观念的束缚和部门、私人既得利益的固化,导致许多人习惯于“有法不依”或者“自由裁量过度”。

作为一个行政区域内保障宪法、法律、行政法规遵守和执行的主体责任者,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有责任通过依法有效的履职行为,推动政府依法行政,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政府行为中都感受到法治正义。

重新树立人大监督的理念自信

监督权是保障国家权力有序稳定运行的重要环节,是对绝对权力进行制衡的有效途径。

党委、人大、政府、法检两院以及全社会都应当逐步树立“行权受监督、用权要依法”的思维理念,这是实现依法治国的基础保障,特别是处于权力中心的党委和人大,更应当把这种认识提升到“关乎兴亡”的高度来审视。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不受约束的权力是最大的腐败和隐患。”这不仅是对我们党和国家历史发展过程中曾经犯过的错误和严重挫折的深刻总结,也是现实工作发展的需要。

进一步理顺政治体制机制

受历史传承和习惯做法的影响,我国政治权力高度集中于党委和政府,这是非正常的“体制性失衡”。

作为一个成立94年、具有66年执政经验而且依然充满生机活力的成熟政党,应该具有更大的胸怀、更高的自信、更广的视野,把政治体制中出现的失衡逐步矫正过来,赋予人大及其常委会更具实际操作性的监督权力,充分发挥人大的积极性,保持整个政治系统的生态平衡和可持续发展。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要求公平正义、诚实守信的社会环境,呼唤边界清晰、优质服务的“有限政府”,政府权力边界在被不断压缩,大包大揽、无限权力的运行方式已经难以为继,政府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一潮流大势,要逐渐习惯并且善于接受人大监督,努力将依法行政内化成行为自觉,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更好更快发展不断注入正能量。

在意识提高和理念成熟的基础上,人大要更加积极、科学地行使手中的监督权,在行权过程中维护人大的地位和尊严,让监督权真正成为悬在政府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利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探索建立人大监督的民主课责机制

权责统一是法治原则的基本原理,从法理学角度上讲,监督职权与法律责任是相等同的,他们是矛盾的统一体。权责对等就有动力,行使权力就是责任的体现,责任是法治的生命,违法就要追责。

从目前情况看,党纪课责、政纪课责、法纪课责是对包括自然人和法人在内所有行为主体进行有效约束惩戒的三大手段,但是人大监督的民主课责问题一直是薄弱环节甚至是空缺环节。虽然监督法在监督相对人(一府两院)的监督责任上有所强化,但是在谁负责、负什么责任、如何负责等方面仍然不够明确,这就致使人大监督失去了刚性的约束力。

建立健全民主课责机制就是要以法律的形式,让人大对监督相对人行为进行民主监督,通过对监督相对人行为的评判,从而影响相关负责人的政绩评价考核。简言之,如果监督相对人不认真履行宪法、法律和其他法定职责,致使失去应有的法律秩序,就要依法追究相关监督相对人的责任,其核心是让人大监督的评价后果影响到干部个人利益,这样才能保证“责有所负、能有所为”,才能保证“最高权力机关”的地位和权力真正得到尊重。

监督手段要刚柔并济、刚柔互换

人们已经形成思维定势:人大的柔性监督较多,刚性监督较少。所谓柔性监督,就是指听取工作报告、调研、视察等,所谓刚性监督,就是指质询、询问、特定问题调查等。

笔者认为,柔性与刚性监督不能简单以形式来确定,更重要的是其内涵。以听取工作报告为例,比如某地区依法行政不力,群众意见很大,人大就可以在常委会会议上专门听取法院关于行政诉讼的专项工作报告,包含行政诉讼案件总量及升降率、政府败诉率、案件执行情况、相关责任人追究等,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以及相关责任部门负责人列席会议,这种“有的放矢、剑有所指”的柔性监督效果不亚于刚性监督。

2011年重庆市人大常委会首次开展专题询问至今已有数次专题询问,为各区县人大开展此类专题询问提供了丰富的经验指导,各区县人大也应当大胆启用专题询问,并将询问监督方式固定化、模式化,使其逐步成为常用的“柔性监督方式”。

建立人大监督的网状格局

人大监督最大的瓶颈就是监督的实效性问题,经常是“监督来了有效果,监督过去又反弹,按倒葫芦瓢起来”,这主要是人大监督的“点状”特征所致,没有形成网状监督格局。

人大督促政府依法行政是一项系统工程,对政府行政行为的前、中、后期都要介入,监督的方式也要混合使用,构建起人大监督纵横交错的网状监督格局。

在纵向过程性监督中,要延长监督链条,增强监督实效,把初次监督与跟踪监督、把执法检查与修改完善法律、把推动自行整改与依法纠正结合起来。在横向监督过程中,要综合利用多种监督方式,把专项监督与综合监督、把工作评议与调研视察、把听取专项工作报告与执法检查相结合,手段和方式不再局限于某一种,要混搭使用、增强效力。

由此可见,人大监督途径并不是单一枯燥的,并不是乏力无效的,关键在于是否善于构建这种网状监督体制,让人大监督权力释放出更大效用。

把人大自身建设落到实处

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行权水平和履职能力是决定人大监督能否促进政府依法行政的基础保障,对于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来讲,加强自身建设、提升履职能力是一项常抓不懈的工作。

要完善选举制度,依法民主选举出善于了解民情、关注民生、勇于反映民意的人大代表;通过科学有效的代表培训机制,提高代表依法履职的能力。

要探索新途径,逐步规范人大常委会工作。常委会肩负着日益繁重的立法、监督等重要工作,是监督链条上关键的节点,必须探索建立新的工作方法和制度规范,使常委会工作更加高效、规范运行。

要以年轻化、专业化和交流化为方向,配齐配强常委会领导班子,摆脱“二线”和“养老机关”的负面形象。同时,要特别加强人大常委会机关干部队伍建设,不断优化年龄结构、知识结构和经历结构,让人大机关更加富有朝气和活力;不断加大干部交流、提拔和轮岗力度,让人大干部融入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建设大局;不断充实专门委员会和各工委力量,释放出更多人大监督的力量。(作者系重庆市綦江区人大常委会机关干部) 

来源:《公民导刊》20155

                                                              责任编辑:韩继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