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常委会公报 > 人大公报2005
常委会公报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王有超代表:“三农”代表的三大忧虑

时间:2011-12-09 11:59:06来源:

王有超代表:“三农”代表的三大忧虑


    采访王有超代表,是在他的房间里进行的,走进房间,第一眼看见的是桌子上摆着的一摞摞报纸。王代表说,他是学农业的,对“三农”问题情有独钟,媒体关于“三农”问题的报道,他都要关注,都会找来看。此番和记者的交谈自然也就离不开“三农”二字。
    经济发展了,千万不要出现新一批文盲
    王有超代表说,其实农民是非常看重对自己子女的教育的,他们没有文化,受了一辈子的苦,知道文化的重要,因此家中但凡有点钱,还是会千方百计让孩子去读书,去受教育的。目前,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教育问题,应该得到全社会的关注。他们不是不想让孩子去读书,而是投学无门,没有学校接纳他们,即使让孩子进了学校读书,孩子们也不愿意,因为他们多少会受到城里孩子的歧视。于是,很多农民工的孩子就这样漂在城市。王有超代表说,这一现象到了该高度重视的时候了,我们不能经济发展了,却出现新的一批文盲。
    春运汽车铁路涨价,对农民最不公平
    王有超代表说,每年春运,大部分回乡的是农民。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飞机,但农民不行。他们没有多少文化,在城市里主要靠体力劳动挣钱,工资普遍很低。春运时,有文化、未来有挣钱能力的大学生都可以享受半票优惠,但农民工却没有。春运中,农民是占大多数的,他们是春运的主体,因此承担涨价的,恰恰是处于弱势的农民工。
    王代表质问:这,公平吗?
    农村科技推广队伍,名存实亡并变味了
    王有超代表说,农民需要科技,农业发展也需要科技人员,但解放后花很大力量建立起来的农技推广队伍,现在却面临很多问题,要么名存实亡,要么与原来的工作宗旨相背,变了味道。
    王代表说,推行机构改革是国家的大政方针,但很多被改革掉的恰恰是做实际工作的部门,譬如农技站,这值得思考。目前,农技站的工作人员,工资很少,甚至得不到保障,一批农技骨干离开农技队伍。有些人虽然还留在农技站,但只有挂名,却干其他的事情,农技站,早已名存实亡。
    “待遇低、条件差,农技站也开始想办法赚钱,背离了先进农业技术推广的初衷与宗旨,甚至为赚钱坑害农民,把农技站搞得四不象。”王代表强调说,国家要重视农技站的工作,因为农民需要它们,农村的发展离不开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