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常委会公报 > 人大公报2007
常委会公报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黄月琴代表的故事

时间:2011-12-09 11:59:01来源:

黄月琴代表的故事


    在市二届人大五次会议巫山代表团驻地,记者见到了早闻其名的库区创业典型黄月琴代表。
    一个人到中年的妇女,一个穷山僻壤,能抒写出什么精彩?
    这里有发生在市二届人大代表黄月琴身上的故事,依然是那般割舍不了,但答案却是孜孜不倦的创业历程。人大代表身上那份执著、坚韧的精神,在歌颂辛勤劳动在市场经济中,建设美好生活、建设社会主义的诗篇中,留下了动人的帧集。
    人大代表,既要积极为百姓鼓与呼,又要自身在行业作出表率,给选民以榜样的力量。黄月琴认为,这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萌 动


    1992年6月,是黄月琴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段日子。在其他人看来,当时的她,满脑子“不合时宜”的思想。
    黄月琴1986年高中毕业后,在当时的巫山县福田区公所做一名临时工作人员,小日子过得去。但看到村里兄弟姐妹陆续“出山”打工挣钱,黄月琴的心也不安分起来。
    “当时就想出来闯一闯。”黄月琴告诉记者,当时全村里只有土坯房、茅草房。村里人想盖楼房,却用不起预制板,因为只有县城才有预制板卖。价钱贵,搬运也不方便。黄月琴想,如果自己来做预制板,乡亲们建房既方便,又省运费,生产前景一定可观。
    可以想象,在当时一个乡里女子要想创业会有多么难!黄月琴的家乡福田镇,地处深山,交通闭塞,几乎没人想过穷乡僻壤也能办企业。听闻黄月琴要办预制板厂,他们说:村里那么多男人出去,都只能替别人打工,你一个女人,什么本事也没有,还能在山里办厂?
    但是,这时黄月琴铁下一条心,要闯一闯。

凝 结


    辞掉工作,黄月琴开始了创业之路。
    回忆起筹钱的日子,黄月琴只用了四个字——“千辛万苦”来形容。“整整三个月,我们低三下四,东奔西走,才借到不足2万块钱。”黄月琴说,最后还是一直默默支持她的父亲把房子抵押贷款2万,才买下村里一块地。此后,夫妻二人开始平整场地、搭建工棚,很快几万块钱用光。这时正到快过年时节,想要再借钱,真是比登天还难。
    那年腊月二十六晚上,一直持反对态度的公公婆婆不停地数落。从吃晚饭到半夜,公婆的埋怨一直没有断。连伤心带委曲,黄月琴抓起几件衣服,就跑了出去!
    在一片漆黑、寒风刺骨的夜里,黄月琴高一脚低一脚往工棚走去。四周都是黑沉沉的大山,工棚里一片凄清,一样年货也没有。望着结冰的锅灶,望着远近别人家温暖的灯火,想到这时本该和亲人欢声笑语准备过年,自己却有家不能呆,4岁女儿也被抛在家里,黄月琴心酸的眼泪一直没有断过。
    心疼黄月琴的丈夫在大年三十晚上,顶着压力,带着女儿来到工地。一家三口就在凄清简陋的工棚里,度过了开始创业的第一个春节。

转 机


    春节后,黄月琴又开始艰难地筹集资金,
    黄月琴的锲而不舍、软磨硬泡终于打动了信用社主任。信用社主任来到黄的工地,看到一家三口住在工棚里。工棚外间堆满钢筋水泥,里间用几块木板隔成上下层,上层住工人,下层就住黄月琴一家三口。
    工棚里只有一个煮饭的地炉子和几样简陋的锅碗,坐的是用砖搭起的木板,吃的是咸菜下饭。黄月琴这时,特地叫工人找来一个鸡蛋,炒了一碗蛋炒饭端给信用社主任。信用社主任被这个女子的倔强和勇气感动了,破例特批7万元贷款。
    有了这笔贷款,1993年3月,黄月琴的第一批预制板终于出厂。
    祸不单行,眼看企业开始起步,一个更大的挫折接踵而至。
    由于水泥厂疏忽,弄错水泥标号,黄月琴的几百块预制板全部不合格。听到这个消息,黄月琴的心都凉透了!
    这时,冷言冷语又铺天盖地出来:一个女人,能干啥事儿!也有好心人劝黄月琴,干脆把预制板厂打出去,或者把这些板卖出去算了。
    听着这些议论和劝告,黄月琴暗地里咬牙,砸!把所有板子全部销毁!宁可折本赔钱,也不能把这些不合格的板子卖出去害人! 大锤在手里,就像有千斤重!想起创业的点点滴滴,黄月琴心疼得一阵阵发颤!一边砸,眼泪一边唰唰地流……

榜 样


    从此,黄月琴严格施工管理,提高技术,讲究诚信服务。良好的质量和信誉使她的预制板在当地大受欢迎,往往供不应求。
    黄月琴1997年又投资几百万办起了页岩砖厂,村民建房更方便,砖也因此产销两旺。1998年,黄月琴还承包了2000多亩荒山。8年来,共投资80多万,在山上陆陆续续种植了以日本落叶松为主的多品种树木。一方面绿化大地、造福人民,一方面蕴藏着经济效益。据专家测算,现有林木价值已达200万以上。
    企业发展了,黄月琴的事迹让她当选为市人大代表。她的事迹也激励着周边选择她的老百姓:外出打工能挣钱,深山沟里同样有很多赚钱的机会,只要在深山沟里坚韧执著,也能使穷乡僻壤遍地生金!
    本报记者 刘金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