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人大发布 > 人大调研
人大发布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江北区水污染防治工作的现状与对策

时间:2015-12-08 11:05:42来源:《重庆人大调研》2015年第4期

生命来源于水,水对人类文明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人类的经济、文化,乃至于最基本的生存等各个方面都离不开水。然而随着工业化、城市化加快,水质污染问题越来越突出,对江北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人民健康和社会稳定的潜在威胁越来越明显。为了全面掌握江北区水污染防治工作现状,江北区人大常委会制定了《关于开展区政府水污染防治工作情况专题调研的实施方案》,成立了水污染防治工作调研小组,部分常委会组成人员、人大代表、区人大城建工委、区环保局、区市政园林局、区交委、区农委领导为成员,从今年3月开始,采取请专家授课、问卷调查、现场调研、查阅资料、召开座谈会等形式,对江北区水污染防治工作情况、存在的突出问题和下一步的措施、建议等进行了深入调研。

一、江北区水污染防治工作的现状

江北区地处长江上游和三峡库区腹心地带,流经区境的河流主要有“两江”(长江、嘉陵江)、“两河”(御临河、栋梁河)、“五溪”(盘溪、朝阳溪、双溪河、溉澜溪、茅溪)。各流经区境段全长分别为长江51.4公里、嘉陵江18.8公里、御临河13.2公里、栋梁河8.3公里、盘溪4.25公里、朝阳溪11.63公里、双溪河2.2公里、溉澜溪2.2公里、茅溪2.6公里。所有河流均为过境河流,年平均过境水资源量3463.3亿m3,过境水资源量较为丰富,是江北区工业与城镇生活的主要水源。

江北区丰富的过境水资源是全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有利条件,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潜在优势之一,同时也是全区水环境保护的重大课题。近年来,随着经济迅速发展和城市扩张,区域水环境恶化的趋势也逐步加大。目前,流经江北区的长江、嘉陵江、御临河水质为Ⅲ类,可作为饮用水源,栋梁河及“五溪”(盘溪、朝阳溪、双溪河、溉澜溪、茅溪)水质污染严重,枯水季节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已不能作为饮用水源。

二、江北区水污染防治工作存在的问题

为全面、客观了解江北区水污染防治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江北区人大常委会调研组于今年3月起对辖区内的水环境进行调研。首先对各街镇居民开展了问卷调查,计划完成问卷3000份,实际回收2998份。调查结果分析:一是公众对水污染防治的意识较高。被访居民中,表示没有在河边倾倒或排放过污水的占90.69%;没有向河流扔过垃圾的占85.76%;有节水习惯的占74.92%;关注饮用水水质的占94.50%。二是公众对水污染防治工作的期望较大。被访居民认为经济发展和河流污染防治可以同步进行,或需要先开展河流治理再发展经济的占84.89%;认为以牺牲环境的方式来换取经济发展不可行的占85.72%;认为河流治理工作重点在于水质改善的占74.38%,其次为垃圾清运和植被恢复,分别占71.98%和44.93%。三是公众对当前水环境状况的满意度不高。被访居民对居住所处地河流环境状况的满意率为68.64%,明确表示不满意的占26.02%;认可河流水质有所改善的占57.34%;反映河流的首要污染源为生活污水,占比67.01%,其次为生活垃圾污染,占比62.11%。然后,实地调研,查阅资料,召开专家、人大代表、群众代表、环保志愿者座谈会,经综合分析,江北区水污染防治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与人民群众的期望还有一定的差距,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一)次级河流环境状况有待升级

1.河流的生态保护现状令人堪忧。江北区次级河流穿流于城市区域,受城市生活的影响较大,由于缺乏河流的生态保护红线,生态状况往往较差,随着全区都市化进程的加快,本就比较脆弱的次级河流生态系统面临着严峻的危机。同时,沿河道路、房屋、工业厂房等在规划建设时,普遍忽视了对次级河流的生态关注和保护,土石方随意堆积河岸甚至填埋河道,混凝土挡墙侵占岸线,植被破坏严重,水土流失不断加剧,长此以往,城区不少次级河流将面临灭顶之灾。

2.河流的水质管理亟待加强。通过前几年的污染治理,辖区次级河流的水质有了很大改善,恶臭基本消除,但河流的水质提升是一个持续不懈的工作,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目前,次级河流的水质管理有四个明显不足:一是河流的水质标准设置过低。大部分次级河流没有划定水域功能,河流的亲水性很差。按照规定,要达到较好的亲水性,河流的水质至少应保持地表水Ⅳ类以上标准。二是污水排放标准未与受纳水体地表水质量标准实现对接。以《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Ⅲ类水为例,《污水综合排放标准》规定的排放浓度为该质量标准的l0倍以上(COD为5-50倍,氨氮为15-50倍,汞为500倍),污水处理厂一级A排放标准是该质量标准的3-15倍(COD为3倍、总氮为15倍)。污水排入水体要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至少该污水要稀释10倍以上。因此,即使污水处理后实现达标排放,仍然不能满足受纳水体水环境质量的要求。三是河流的断面监测和预警水平低。目前,对次级河流的水质监测实行的是按月抽查,而且未覆盖到次级河流的支流,所以对水质变化无法做到快速预警和反应,更不能实现科学的分析和预判。四是上下游行政区之间缺乏对水质控制的刚性约束手段。江北区所有次级河流均为跨境河流,且位于流域末端,上游污染下游的情况时有发生,对此情况目前缺乏强有力的机制保障,客观上也造成了下游区域丧失了对河流治理的信心和动力。

3.河流的水利资源保障缺位。城市次级河流的特点是汇水面积小,天然补水少,水量的季节波动性大。因此,辖区次级河流普遍存在季节性“供血不足”的问题,尤其在冬季枯水期时,不少次级河流径流量严重萎缩,河流的自净能力丧失,又缺乏引水补水等水利保障措施,造成景观和水质恶化。根据国内外很多城市河流管理的经验,水利补水措施是维持河流景观和生态水平的重要保障,在这一点上,认识和管理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

4.河流的综合开发价值被忽视。河流的价值开发可分为两个阶段,一阶段是污染控制和水质提升;二阶段为滨河的景观、商业等开发。其中,二阶段是实现河流价值激增的关键一步。江北区次级河流经过前几年的治污,初步完成了一阶段目标,但大多未进行二阶段即滨水空间的综合开发,因而其人文、商业、旅游等溢出价值被埋没,经济效益和社会效应还远未实现。这实际上是一种巨大的资源浪费。形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源于对次级河流的价值严重低估。不少人认为城市次级河流的治理是光投钱没什么实际功能和价值的事情,还不如多修几条路,多建几个广场。实际上,治理一条河的费用远比修一条城市道路的费用低,但产生的价值却远高于后者。根据国内外的经验,城市河流治理和开发的关键周期一般为3~5年,治理开发后沿河一线的土地及地产增值均在一倍以上,综合投入产出比远高于城市其他公用设施的建设。例如:2013年,江北区在开展栋梁河深度治理的前期规划时,曾专门做过投资回报的测算,8公里河道治理开发投资大约为3亿元,而未来沿岸土地(尚未挂牌出让土地)增值回报约为20~30亿元,可谓一本十利,如再进一步考量社会民生等潜在价值,则更加不可估量。环境保护与经济建设、城市发展相辅相成的共赢局面,在城市次级河流的治理开发上会得到充分的展示。

(二)两江岸线污染整治工作有待加强

1.两江岸线饮用水取水点布局有待优化。由于历史原因,江北区沿江区域的大小饮用自来水厂有7座,新建成的鱼嘴水厂也即将投用,此外,在次级河御临河流域也保留了2座水厂。取水点位密集,导致饮用水源保护区占据了大量江岸线,仅嘉陵江流域江北区段总共18.8千米的江岸线上,就有梁沱水厂、江陵公司水厂、江北水厂、茶园水厂等4座自来水厂,共划定了5.4千米的江岸线作为饮用水源保护区,占嘉陵江江北段岸线总长度的29%,其中,江北水厂、茶园水厂两个取水点距离不足300米。饮用水源水质安全的隐患因素多,保护饮用水源地水质环境的压力巨大。同时,按照《水污染防治法》相关规定,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新建、改建、扩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已建成的应当责令拆除或者关闭。江北区众多的饮用水源保护“禁建”区域,对沿江区域的城市建设发展造成极大地制约和影响,饮用自来水厂的规划布局需进一步优化整合。

2.码头船舶整治有待加强。江北区长江、嘉陵江沿线现有大小码头40余个,其中包含许多砂石转运码头,部分码头还涉及化危品转运,存在较大环境安全隐患。经调查统计,仅石马河至唐家沱段就有9座砂石码头。这些码头大多管理比较混乱,砂石、货物露天堆放的情况普遍存在。有的码头将部分场地外租用于餐饮经营,其餐饮废水直排问题较为突出。还有部分码头毗邻饮用水源取水点,对饮用水源水质造成威胁。此外,江北嘴、相国寺、忠恕沱等区域的江岸线上停靠了大量餐饮经营船舶,其餐饮废水大多未经有效处理就排入江河。同时,在江北水厂、东渝水厂等饮用水源保护区范围内,还存在消防、环卫、渔政、水文等船舶停靠,影响饮用水源取水安全。针对以上问题,重庆市于2011年制订发布了《餐饮船舶生活污水污染物排放标准》,明确了餐饮船舶污水排放的具体要求。2012年,市环保局、市交委又联合印发了《主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源保护区内船舶和码头综合整治标准》,要求饮用水源保护区内的船舶和码头必须将废水、废渣按规定清运上岸,不得直排入江。但按照两江船舶码头的现行管理体制,船舶污染防治工作具体由交通主管部门的海事管理机构负责,码头审批管理由港航部门负责,区级相关部门不具备直接管理权限,导致江北区在船舶码头污染防治工作中难以采取有力措施。

(三)城市排水基础设施有待完善

1.部分区域缺乏完善的排水体系。主要有石马河西片区、鱼复郭片区及五宝片区。其中,石马河西片区以内环快速路为边线的约5.5平方公里范围内,缺乏沿江截污干管,区域生活污水只有极少数进入到城市污水处理厂。随着万科、国奥等大量房地产项目的入驻,解决该片区截污干管缺失问题已刻不容缓。鱼复郭片区按照两江新区龙盛片区的总规及控规,已编制完成了排水基础设施专项规划,目前正在加紧建设鱼嘴果园和复盛两座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远期总设计规模达到80万吨/天。但两江新区的整体规划中近期未考虑郭家沱望江厂及家属区,全区污水整体收集处理体系中仍存在“欠账”,亟需加快解决。五宝片区污水收集处理主要依靠零散的人工湿地,在季节变化中受湿地植物存活率的制约影响较为明显。对此,相关部门已规划2座污水处理站,近期规模0.7万吨/天,远期规模2.3万吨/天,用于集中收集处理五宝镇生活污水。随着五宝主题小镇规划建设的加快推进,五宝污水处理站及配套管网项目建设需进一步提速。

2.部分老旧城区存在雨污分流不彻底的情况。江北区过去是居住、商贸、工业混杂在一起,城市建设欠债多,排水系统不健全,管道质量差,且雨污合流。由于老旧城市管网改造工作涉及城市整体规划、旧城改造进度、土地开发建设及用地权属等多方面问题,制约因素较多,实施难度较大。同时,部分规划市政道路配建的管网与区域整体排水体系在标高方面存在一定冲突,导致标高较低区域污水收集困难,建成管网难以彻底解决区域整体问题。

(四)环境监管能力有待提升

一是环境污染预警监控能力有待提升。目前,江北区水质环境监测手段较为单一,仍然依靠日常监督性的抽查监测和人工实验室分析为主,容易造成发现污染问题和预判污染趋势不够及时、全面,难以实现环境污染问题的快速响应和快速处理,需不断提升环境监测的自动化水平,推动环境在线监测全覆盖。二是环境监管队伍能力有待提升。主要表现在环境监管人员数量明显不足,人均工作任务繁重,影响工作质量。三是街镇环保能力有待提升。去年来,江北区在各街镇成立了环保工作站,但由于编制和经费没有明确,法律法规也没有赋予相应的执法权限,人员基本处于兼职状态,且调动频繁,影响工作效能的发挥。

三、做好水污染防治工作的对策建议

《水污染防治法》第四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水环境保护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防治水污染的对策和措施,对本行政区域的水环境质量负责。”加强水污染防治,保护水环境生态,政府责无旁贷,人大监督必须跟进。为进一步抓好水污染防治工作,结合江北区实际情况,提出以下建议:

(一)抓好三个统筹,坚定推进河流的全面升级战略。一是抓好规划统筹。河流的治理开发需整合城镇发展、环保、水利、交通、国土等多方规划,整体规划要放在区域和城市发展背景下通盘考虑,应坚持以河流为辐射带动区域发展的大空间综合开发理念。二是抓好文化统筹。河道景观开发不能为景观而景观,应因地制宜力求体现自然美学、历史人文和个性城市等全貌,要将“水脉”与“文脉”相融合才能焕发活力。三是抓好土地统筹。河流沿岸的土地利用和开发要有前瞻性和预见性,要随着景观的开发而有计划的启动,并力求达到土地利用价值的最大化,切不可盲动更不要因眼前的利益而丧失未来的发展空间。

(二)实施三大工程,全面开发河流的生态和景观价值。一是水质提升工程。《水污染防治法》第十四条规定:“国务院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应当根据水污染防治的要求和国家或者地方的经济、技术条件,适时修订水环境质量标准和水污染物排放标准。”为此,建议结合水域环境容量,对次级河流水域功能区标准和污染物排放标准重新研究和制订,全面升级次级河流的水质标准和城市污水的排放标准。二是生态补水工程。对次级河流全面进行水利条件的调研和分析,制定河流补水方案并实施,利用两江引水、湖库蓄水、中水回用等手段,大空间整合水利资源进行河流的“输血复苏”,全面实现河流水量的动态平衡。三是滨水开发工程。加强流域景观、旅游、商业等规划和实施,可采用“规划控制、政府主导、企业参与”的原则,以生态、人文、健康的理念,结合城市风貌和功能区划,打造特色滨水空间,实现河流的景观和功能再造,使城市次级河流成为生态走廊、景观画廊和文化长廊,并以线带面,使之与周边区域的道路、公园、社区和商业中心成为水乳交融的有机整体,从而营建因水而生,依水错落的山水城区大格局。

(三)筑牢三项机制,严格控制水质超标和生态恶化。一是建立监测预警体系。河流的治理,如果不能做到上下游各地区协同一致,齐抓共管,尤其是出现下游治理而上游污染,势必造成治理失败和投资浪费,必须要抓紧完善流域跨区断面的水质在线监测系统,实现全时段快速响应和预警,严密监控水质的超标与恶化。为此,建议在《水污染防治法》中明确:“跨行政区域的河流,应当在跨界断面设置水质监测点位,逐步推行安装水质在线监测系统。”二是建立生态红线制度。河流沿岸要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对红线范围内的土地利用与开发建设实施严格的管控,杜绝外源污染,保障河流生态系统的健康。目前,《水污染防治法》尚未明确河流沿岸的生态保护红线条款,建议按照《环境保护法》第二十九条“国家在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等区域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行严格保护”的相关规定予以完善。三是建立污染补偿机制。《水污染防治法》第七条规定:“国家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等方式,建立健全对位于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区域和江河、湖泊、水库上游地区的水环境生态保护补偿机制。”但对于上游污染下游的问题,却并未明确生态保护补偿要求。建议予以完善,针对上游污染问题,要按照输出水质进行考核,污染下游的就要赔偿,可由双方人民政府通过协商或者按照市场规则对下游地区进行生态保护补偿,补偿资金全部用于下游污染治理。

(四)立足三大价值,优化整合沿江饮用自来水厂。沿江自来水厂布局的优化整合具有三方面价值:一是有利于缩小饮用水源保护区的监管范围,减少饮用水源取水点水质风险,减轻环保管理压力;二是可以缩减沿江饮用水源保护区“禁建”区域,增加江岸线的土地利用范围,优化城市沿江发展;三是经过整合后的自来水厂可以充分利用整合的资源,不断改进净水工艺,提高运行管理水平,从而更好地服务广大群众和城市发展,可谓一举多得。从江北区现有饮用自来水厂的实际情况来看,在用的9座自来水厂供水能力为62.2万吨/天,2014年日均实际供水量为51万吨,现有供水能力仍有近20%的潜力可挖,仅梁沱水厂就有近10万吨/天的潜力可挖。且新鱼嘴水厂一期工程已基本建成,供水能力达20万吨/天,远期可达100万吨/天,其设计的供水范围完全可以满足鱼嘴、复盛、五宝三镇区域及郭家沱部分区域的用水需求。因此,按照江北区地域条件和城市规划发展趋势,可考虑研究在对梁沱水厂进行适度扩容的基础上,只保留梁沱水厂和新鱼嘴水厂两座大型自来水厂,分别供给郭家沱以上区域和鱼复五等下段区域。为此,建议由市政、水利等部门尽快开展对江北区饮用水取水和供水情况的详细调研,并制定实施饮用自来水厂及供水管网的优化整合规划和方案,最大程度地实现集中取水和供水。

(五)落实三项措施,着力加强船舶码头污染防治。江北区依江而建,整治两江岸线船舶码头不仅是水污染防治的重要内容,同时也是打造美丽山水江北,展示江北两江风光名片的重点工作。近日,国务院发布的“水十条”,进一步严格了船舶码头的污染控制要求。为深入落实相关整治工作,建议:一是加强船舶污染控制。《水污染防治法》第八条规定:“交通主管部门的海事管理机构对船舶污染水域的防治实施监督管理。”为此,海事部门要依照“水十条”相关要求,加大船舶污染治理力度,依法强制报废超过使用年限的船舶,加快推进内河船舶环保改造工作,经改造仍不能达到要求的,限期予以淘汰。对饮用水源保护区内的船舶,要严格执行《主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源保护区内船舶和码头综合整治标准》,禁止在保护区范围内排放污染物。二是加强码头污染防治。港航部门要编制实施码头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严格控制码头经营范围,强化码头执法监管,督促码头经营人建立落实污水垃圾的收集、转运制度,定时交由环卫部门处理,实现“日产日清”,码头物料堆放必须符合环保管理要求,防止物料入江污染水体。三是优化整合江岸码头。建议港航部门研究制订江岸码头优化整合方案,尤其是对于城市核心区域的砂石码头和危化品码头,建议研究制订退出方案,逐步予以关停或搬迁。

(六)强化三个保障,深入推进市政排水体系全覆盖。按照江北区现有、在建和拟建的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能力,近期已能完全满足江北区城市发展的需要,如何解决好污水收集管网全覆盖的问题,是当前江北区污水收集处理工作的重点。建议:一是强化统筹保障。一方面,市市政委、两江新区、水务集团等单位要加快延伸建设和完善沿江污水一级干管及鱼复郭地区的排水体系,区政府及相关部门要加快推进五宝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建设,切实解决好石马河西片区、鱼复郭片区、五宝片区等区域排水网络缺失的问题;另一方面,对旧城区排水管网应以棚户区改造及道路改造为契机,分步分片进行雨污分流改造。对新建区域要以高标准、高起点为原则,实现规划和建设一步到位,形成较为科学和完善的雨污分流系统。二是强化资金保障。必要的资金投入是搞好城区排水体系建设的先决条件,建议市财政资金进一步加大对排水管网工程建设的投入力度,可考虑将城区部分土地收益用于排水管网建设,确保工程建设顺利开展,发挥效益。同时,还可以考虑创新投融资体制,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排水管网建设及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运营。三是强化机制保障。健全规划、环保、市政、建设等部门的联动机制,严格实施源头控制,大力实施城市排水许可制度,对暂时不具备排水网络体系区域的建设项目,要求建设单位必须建设污水处理设施,从严控制其排放标准,严禁违法排污行为。

(七)夯实三个基础,有效提升环境保护管理水平。深入推进固本强基工程,通过加强环保监管机制建设、环保监管队伍能力建设、环境质量动态监测体系建设等基础工作,不断提升环保执法水平。一是加强环保监管机制建设。强化环境保护委员会职能职责,强化环境污染问题交办督办,健全环保部门统一监督管理,相关部门和街镇各司其职的水污染防治工作管理体系。二是加强环保监管队伍能力建设。继续推进环境监察能力、监测能力、应急能力、信息能力的标准化建设工作,增强环保人才的招录、引进和培养,探索向街镇下放部分环保职能职权,并明确街镇环保站工作人员编制,增加专项经费,充分发挥其属地监管职能。三是大力推进实施水环境动态监控工程。建立水环境动态监测体系,在主要次级河流出入境断面全部设立水质自动监测站;完善企业污染物排放在线监控体系建设,对辖区所有排放水污染物的重点企业要求全面安装水质在线监测系统和视频监控系统,确保实时掌握辖区水环境状况和企业排污状况。(江北区人大常委会调研组)


责任编辑:葛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