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首页 > 深阅读
首页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老年人权益保障的思考

时间:2017-08-14 14:02:24来源:公民报


老年人权益保障的“三个责任”思考


  ■嘉宾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北京大学老龄健康与家庭研究中心副主任   陆杰华

  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副秘书长   刘春焱                                                                   

  ■主持   本报记者 张双山 



  背景:

  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社会结构步入转型期,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日益凸显,呈现出总量大、速度快、不平衡的特点。

  公众、决策者和媒体以及全社会怎样应对人口老龄化、老龄事业、老龄产业、养老服务业等热点问题,成为我们大家都高度关注的一个热门话题。

  2017年5月31日,《重庆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办法(修订草案)》提请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六次会议一审。在一审基础上经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条例更名为《重庆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7月31日,再次提请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审议。

新修订的法规草案对原办法修改的内容比较多,一半以上的条款都进行了修改。修改后的法规草案进一步明确了主管单位、各个团体的义务职责;对老年人权益的内容进行了充实,比如老年人婚姻的保障、维护老年人的意愿、老年人房产的保障、独生子女家庭照顾等等。

8月2日,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闭幕后,常委会邀请了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北京大学老龄健康与家庭研究中心副主任陆杰华教授为与会人员及常委会机关工作人员作了一堂主题为“对我国‘十三五’时期老龄事业发展与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规划的解读”的专题讲座。



政府责任

记者:养老,已经成为政府、社会、家庭不得不面对的重大课题。那么,作为主导方的政府,其在应对中国养老大时代悄然来临的工作中,应该承担哪些责任?


陆杰华:这确实是政府必须高度重视,应该积极思考的大课堂。现在,民生困难的“新三座大山”已由原来的“收入分配、医疗卫生、文化教育”转变为2017年的“收入分配、医疗卫生、养老方式”。

养老方式跻身民生困难的“新三座大山”之中,更给我们敲响警钟。

为什么会发生“养老方式”这一改变呢?

个人认为,就是因为中国养老大时代已悄然来临,高龄、失能、独居和空巢老年人数量进一步增加,全社会用于老年人养老、医疗、照护、福利等方面的支出将持续增长,使得我们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任务越来越艰巨。

自然而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也就成为一项国家战略选择。

自国务院2013年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的标志性文件之后,国家又陆续推出40多项跟进落实的养老产业政策及指导意见。

如今,我们老龄事业的发展正面临着黄金机遇。但是,由于政策弹性强、刚性弱、范围广、原则多、重提倡、轻落实,以及随着政治体制的改革,我国政府也逐步由管理型转向了服务型,作为一个“以人为本,为民服务”的政府,改变福利责任退位的观念,转换福利支持的形式,从直接的福利提供者走向福利的购买者,同时为宏观的福利规划提供政策指导成为福利改革的关键。

而人口老龄化对基本公共服务的内容、产品、设施、活动和队伍建设都将产生全面的影响。按照人口老龄化的要求,引导基本公共服务的生产与递送、增加针对老年人的基本公共服务总量,将成为基本公共服务体系结构性调整和优化的发展方向。

如此一来,就要求政府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理念落实上,要将老龄事业发展改革持续深化,不断加强顶层设计。如不断健全养老保障体系、不断提高老年人福利待遇,建立健全养老服务体系,让老年人多样化养老需求得到基本满足,从而巩固我国的老龄事业发展的基础。

此外,预测显示,2030年我国社会养老保险金支出约占GDP的7%,2050年提升到9%;全国养老保险财政资金需求量占财政收入的比例,将由2011年4.55%提高到2050年的14%,增长近3倍。所以,如何在增强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能力上,政府也必须重点着力。同时,我国现有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依然存在“重医疗、轻预防”的现象,老年卫生保健体系尚未健全,老年护理机构建设滞后。如何缩小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与人口老龄化、高龄化的客观要求的差距,也是政府今后一段时间工作的方向。

  

刘春焱:养老服务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政府、社会、家庭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才能实现优势互补、责任共担,但政府的主导作用不可轻视。

加快发展养老服务,满足老年人专业化、多元化的养老服务需求,是当前我市老龄事业发展最迫切、最现实的问题之一。为此,条例草案就进一步完善社会服务的相关内容作了补充。如规定强调政府在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中的主导作用,通过建立和完善医疗保险、长期护理保险、住房保障、高龄津贴等制度,为老年人提供基本社会保障。

此外,随着我市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人口结构变化和传统家庭照料功能的弱化,老年人对养老机构服务的需求不断扩大,机构养老在社会养老服务体系中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为了进一步促进和规范我市养老机构的发展,法规草案结合我市实际,修订草案对此也作了相应的修改和补充,如增加保障养老机构、服务设施用地、用房的规定,加大土地供应支持力度;完善社区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等就近养老服务的规定,提升农村养老服务能力,推进养老服务全覆盖;强化对养老机构的价格监管,规范养老机构服务保证金的收取,优化市场环境,防范非法集资风险;健全养老服务机构的优惠扶持措施,支持养老服务机构的发展。



社会责任

记者: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的快速发展,社会对养老产业的需求骤增。在这方面,你们认为社会又该如何参与和发挥作用呢?


陆杰华: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人口老龄化问题是重大的社会问题,老年群体管理已成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中的重大课题。如果没有社会参与,是很难根本解决问题的。

“十三五”规划纲要第六十五章的明确规定和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二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均重点提及应对人口老龄化要“社会参与”。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健全养老服务体系,加快养老服务供给侧改革,促进养老服务从基本生活照料向紧急救援、健康服务、老年金融、文化娱乐、体育健身、休闲旅游、心理咨询、精神慰藉等方面延伸。

如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通过购买服务、股权合作等方式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增加养老服务供给,鼓励社会力量和境外资本参与养老服务。


刘春焱:对老年人给予优待,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这方面,条例草案从6个方面作了充分规定:一是细化养老服务设施的规划、用地、建设要求等内容,加强养老服务设施建设;二是明确社区养老服务的具体形式和内容,方便老年人就近获取养老服务;三是采取激励措施和优惠政策,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养老服务业,推动公办养老机构改革,充分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四是建立评估体系和考核机制,加强对养老服务机构的监管;五是制定具体措施,推进医疗与养老融合发展;六是细化和完善养老服务信息化建设、养老服务人才培养、扶持发展老龄产业等内容。如条例草案第四章以“社会服务”专章的形式对其做了相应规定,法规条款共计15条,相关内容非常详尽。如草案第四十三条规定,建立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与老年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优先满足社区高龄、重病、失能老年人签约服务需求,为老年人提供健康档案管理、健康教育、上门巡诊、家庭病床、社区护理等基本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市人大为此还专门组织开展了调研,包括到上海、江苏,也包括重庆本地的调研,有国营的,也有民营的养老服务机构。通过调研发现“9073”的概念目前比较流行,即90%的人居家养老,7%的人由政府提供各种扶助,3%的人由政府完全兜底,而3%部分的人也是最困难的人。下一步发展养老机构,既要重视民营经济,更要发展新兴产业,从制度上进行设计。关于这方面的规定,我们的《条例》也将其写进去了,比如风险规避,比如社会养老机构,政府就应该扶持支持。



 家庭责任


记者:家庭作为我国传统养老的主要方式,目前正受到巨大冲击,特别是随着独生子女家庭的增多,家庭养老面临的新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关注?


陆杰华:我们要清醒地看到,中国宏观层面的人口老龄化,在家庭层面已明显地表现为家庭的“多老化”和家庭的“少子化”。

不容置疑,人口老龄化问题是当前乃至今后很长一段时期里的重大社会问题,特别是实行计划生育基本国策来,独生子女家庭的增多,家庭养老功能的弱化逐渐明显,如果不重视,将直接影响社会和谐发展。

现实情况是,随着老龄化的加重,老年风险家庭增加,老年人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家庭等高风险家庭快速增加。预计2050年65岁以上空巢老年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与2000年比较,有13个省区为5~10倍,有18个省区为3~5倍。2050年65岁以上独居老人占总人口比例与2000年比较,有18个省区为5~13.5倍,有13个省区为3~5倍。老年风险家庭的快速增加必然整体上放大社会风险。


刘春焱:为突出居家养老的基础性作用,条例草案专门细化了家庭养老责任,明确赡养人对老年人履行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精神上慰藉的义务。如草案第五十五条规定,鼓励建设老年宜居社区,引导开发老年宜居住宅,鼓励家庭成员与老年人共同生活或者就近居住。

此外,我们就一些具体的形式也作了相应的探索,如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审议中建议增加独生子女护理老年父母的假期。市人大法制委经过调研和广泛征求意见,参照外省的有关规定,草案二审稿就增加一条“享受独生子女父母待遇的老年人,患病住院治疗期间,用人单位应当支持其子女进行护理照料,并给予每年累计不超过十天的护理时间。”的相关规定。

法规案一旦表决通过,这将是广大独生子女父母的又一大福音。


责任编辑:张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