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人大动态 > 奉节县
区县人大动态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中国地图上的奉节屋脊 “猫儿梁”访贫记

时间:2017-09-27 14:55:05来源: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这是一篇重庆的老扶贫干部与奉节“猫儿梁”之间发生的故事,作者通过讲述与“猫儿梁”四次“邂逅”的故事,反映了自己扶贫10年工作的心路历程。

如今,作者虽已年近花甲,但在字里行间中蕴含着对这片土地的真挚感情,牵挂着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景那些物—— 

2017年8月19日,我受奉节县文化委邀请,前往云雾土家族乡参加县宗教侨务办公室、县文化委、县旅游局主办,云雾、太和、龙桥、长安四个土家族乡承办的“喜迎十九大·诗词进万家”—奉节屋脊诗词诵读大赛活动,担任评委。又见“奉节屋脊”四个大字,倍感亲切与自豪。因为当年推介这个名字,曾有我的不懈努力,也伴随着我大半生为之奋斗的扶贫事业。

“奉节屋脊”的由来

为做好高、边、远、穷的乡镇扶贫开发工作,2001年9月25日,时任奉节县扶贫办主任的我,分别安排两个调研组深入云雾、长安等乡镇开展专题调研。

我带一个调研组走云雾线,从云雾乡政府出发,沿红椿坝—三岔溪—草坪—黄柏坝—猫儿梁线路,穿山林、过溪水、跨崖壁,29公里路耗时5个小时,登上了海拔2123米的山峰—猫儿梁,他是重庆市的六个最高的山峰之一。这里山高坡陡,气候恶劣,道路难行,信息闭塞,听说就是当地人也很少上到山顶。

首次猫儿梁之行,我们走访了住在山脚下黄柏坝的彭顺尧,住在草坪的简述尧、蔡景才等9户贫困户,看到了“茅草屋上长茅草”“茅草屋上长大树”的居住环境。这里出行之难,难于上青天。大人到场镇上购物,小孩上学读书,到最近的地方也要走20多公里山路。

一峰未平一峰起,云腾虎跃入云里。山连着山,他们恨山、骂山,同时又爱山、赞山,离不开山。"禾黍高低乱石间,高低收成不一般,高处要晴低要雨,天到山中做天难"。十里不同天,高要晴天低要雨。曾经"以粮为纲"。但,"四月雪,九月霜,六月北风穿心凉"。长的包谷杆杆不比筷子粗,结的颗颗不够野鸡啄,一人一餐饭要吃半亩地的粮!有首打油诗更是形象地描述了这里的生活状况:"养儿不用教,猫儿梁上走一遭,住的茅草棚,吃的包谷饭,穿的补疤衣,睡的棉絮坨,用的分子钱,小孩难上学"。

为此,我们将这些生产生活窘境用相机和摄相机真实地拍摄了50多幅鲜为人知的影视资料。

我边走边调研,思索着如何才能让这里的人改变世代居住的生存环境,且不破坏绿水青山呢?整村、整社实行易地搬迁,或自愿分散安置是最好的办法。当时住在“天坑里的特困村”长安土家族乡岩下村、住在“老鸦洞”的平安乡晏坪村5社,全部实现易地搬迁,效果显著。

回到县城后,我们加班加点,想赶在国庆节前办一块“云雾土家族乡红椿村贫困之行”的宣传专栏。就专栏名字大家进行了激烈讨论,猫儿梁这个名字太普通,奉节最高峰、奉节猫儿梁、奉节大山顶等等又太俗气。忽然,我联想到“世界屋脊”一词,就叫“奉节屋脊”吧,响亮、好听又好记,一听就知道是奉节县的最高峰。在我的提议下,《奉节屋脊“猫儿梁”贫困现状掠影》,在县政府大门前的新电影院宣传橱窗展出后,几乎所有过路的人都争先恐后,挤在前去驻足观看,引起了热议。“奉节屋脊”这个名字,很快传遍大街小巷,城市农村,县内县外。更出乎意料的是,这次橱展还得到了市委市政府、市扶贫办、市扶贫集团等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得到了县“四大家”领导的极为重视,同时也为我二登“奉节屋脊”埋下了伏笔。

陪“县官”登奉节屋脊

2003年5月中旬,我已调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一次时任县委书记刘本荣问我这个曾经的扶贫办主任“奉节最贫困地方在哪儿?”,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到“奉节屋脊”。我给刘本荣书记讲述完猫儿梁的见闻后,他当即决定近期去走一走,看一看。

6月4日下午,我们从县城出发,夜宿兴隆镇。5日清晨,沿着第一次行走的老山路到达奉节屋脊,进行实地走访调研。回到县城,刘本荣书记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全县在185个特困村中类似红椿村的情况,大胆作出“高山生态易地扶贫搬迁”的决定。至当年底,县扶贫开发办等部门已累计投资160余万元,支持云雾乡实施红椿村、码头村6、7社高山生态易地扶贫搬迁,以及发展烟叶、中药材,兴建人畜饮水和通村公路建设等项目。

 “我是第一批高山移民,2005年底搬到云雾乡场镇,如今一家人在场镇上开起了药材、农副产品收购门市。过去住在黄柏坝、草坪、三岔溪、红椿坝四个高寒地段的村民,大多数都搬入到了乡场镇,共56户224人。还有彭顺尧等17户68人住在‘两头’,即场镇上买有房子,山上的土地、房屋继续保留;夏天上山种药,冬天下山过冬。彭顺尧、卢茂齐、万其兵等10多户贫困户,种植有大黄、云母香、牛膝、党参、贝母等中药材,加之在外务工收入,年均纯收入提高到5—10万元。如今,我们村已经实现了‘搬得走、稳得住、逐步能致富’目标要求,生存环境彻底改变了。”谈及这些年的变化,红椿村的老支书笑得合不拢嘴。

当“说客”登奉节屋脊

2012年8月,县委、县政府安排县总工会帮扶云雾乡,恰好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述林,兼任县总工会主席。作为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的我再次为奉节屋脊当起了“说客”。我向述林主任汇报到“我是老扶贫,去过两次奉节屋脊,熟悉路径,可否请你牵头,安排县人大机关与县总工会携手登爬奉节屋脊,共商扶贫脱贫大计。”他当即同意,让我具体组织协调开展“携手登屋脊,共同拔穷根”活动。这又给了我第三次登爬奉节屋脊的机会。

8月30日上午,由李晓华主任、张述林副主任带队,我们一行30多人冒雨、冒险攀爬在建设之中的“猫儿梁”步行天梯上。因坡陡梯高无扶手,下雨路滑,十分危险。我和罗云、王东林等人虽身患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仍坚持爬行,双腿打颤,挥汗如雨。返回途中,我们一行人全部重走老山路,绕道20多公里,其中有5人遭野蜂攻击,只得在乡卫生院进行输液治疗,幸得有惊无险,令人记忆犹新。

下午,我们召开座谈会,集智献策,结对帮扶,捐资助学,向即将跨入大学校门的贫困大学生向朝清、樊孝燕、王海林开展“金秋助学”,每人各赠现金2000元。同时,走访了住在奉节屋脊山下的"吊远户"彭顺尧等5户贫困户,进屋察看住的,睡的,吃的,穿的,用的,养的,以及耕地上种的。通过召开院坝会,每户逐项逐笔算帐,最后帮他们每户作出了规划,确定以种植大黄、牛膝、当归等中药材、养蜂为主,适量种植农作物和养猪自食。最后,根据每户的贫困状况和需求情况,当场共捐现金1800元。 

寻梦再登奉节屋脊

一个梦引发了我的追寻。8月上旬的一个晚上,我在兴隆镇一朋友家里熟睡时,梦见几个中年男子和一个穿着红色校服大约10多岁的一个小男孩,站在奉节屋脊的大石头上喊我的名字,说要等着我一起去照相,还说这里风景好,可以看到两个省三个县,路也好走,游人也多。我醒来一想,刚才这个梦清晰地再现了我十六年前登奉节屋脊的哪个情景。哪个小孩就是当年给我带路的人。8月中旬,县文化委主任潘万山邀请我去云雾乡当评委,我非常高兴,我想这正好给了我圆梦的好机会,我马上应允了。活动结束后,我留下来夜宿云雾乡。20日上午,我坐乡政府的便车来到红椿坝,然后开始登爬2123步的天梯,我用1小时12分的时间到达了奉节屋脊。

下山后,当即通过乡里的好友将当年的老支书的手机号码找到了,我又请老支书和他的三儿子将当年穿校服的哪个小孩手机号码找到了。现在我真的好高兴,我与奉节屋脊结了缘,与奉节屋脊下最高的哪户贫困户结了缘,与老支书一家人结了缘。我和当年上山引路而今29岁的彭永怀(他是彭顺尧的二儿子)建立了友好关系,随时电话联系,我们还添加了微信,他一有空闲时间,就跑到山下找有网络的地方与我短信、微信联系,我问他现在有些什么困难。他说:"今年他家养有5桶蜂蜜,产了50多斤糖,去年还有20多斤没有买出去。"我帮他出点子,找销路,你可以响亮地打出《奉节屋脊"猫儿梁"彭氏土蜂蜜》,广而告之,背到县城来我帮你卖,到我家里来吃住,不让你多花钱,同时也了你从没到过奉节县城的夙愿。他答应我,等他妈妈的病情好转后就下山来。

第四次攀登奉节屋脊与第一次相隔近20年了。这次,时值四个土家族乡集中在奉节屋脊之乡开展“喜迎十九大·诗词进万家”—一奉节屋脊诗词诵读大赛活动。

如今的猫儿梁,天梯建成了,掌扶的地方有了,攀爬不危险了,难度小多了,征服的人也多了,沿途还遇见七八个老人和小孩。到达屋脊后,我仔细观看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大石头,上面醒目地刻着三个红色大字一—猫儿梁,下脚标注海拔2123米。与原来不同的是,“猫儿梁”不再像以前那样荒凉,多了很多游人的足迹。

随后,我看望了大山深处的彭顺尧等5户贫困户。在屏峰村3社一户村民家里,我看见一名中年男子,名叫柳教柏,正在桌子上书写一则52个字的“游客注意事项”小告示牌。走近仔细一看,告示牌上的错别字竟有12个之多,且语句不通顺。他说他们父子两代人都当过兵,有见识,但毕竟书读得少,文化低……我当即帮其作了修改。由此可见,当地村民不仅要解决“富口袋”问题,更要解决“富脑袋”问题,智力脱贫任重道远。尤其是儿童和青少年,需要从早抓起,从小抓起,从现在抓起。

前几天,我得知住在猫儿梁山脚下哪户全县最高的贫困户彭顺尧的59岁妻子裴昌菊,身患宫颈癌晚期,通过他二儿子彭永怀的微信转他1000元,以表寸心。

四次之行,变化巨大。如今,从已建成的天梯登上猫儿梁,单边只需要1个多小时;云雾乡新建了乡政府办公大楼,建起了“人”字型街道,宾馆安装了电梯,兴起了赶场天,每年举办“女儿会”,大兴乡村游、文旅游、农旅游、康养游,沿途建有12家农家乐。烟叶、中药材、蔬菜、生猪、大牲畜等,成为了这里的主导产业。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指日可待。

云雾,有中国地图上的奉节屋脊“猫儿梁”,有美轮美奂的屏峰石林、静谧幽深的刘家河大峡谷、天然湿地草场红椿坝,有世界上存活最久的植物活化石—千年红豆杉王,有十八万年前的古人类遗址云雾洞和兴隆洞,有“灵韵五龙源,康养云雾山”之美誉。这里是奉节石笋河、利川龙桥河等五条河流的发源地,这里还有保存完好的土家吊脚楼,更有勤劳淳朴、热情好客的土家儿女。

云雾,无处不仙境;云雾,无处不醉人。云雾欢迎你!“诗·橙”奉节欢迎你!

作者简介:李佳新,男,1960年2月出生,重庆奉节人,在奉节县扶贫开发办工作长达10年之久,现任奉节县人大机关副调研员。

 

 

 


责任编辑:朱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