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你的建议很好,我们一定认真研究”

时间:2019-03-14 14:51:33来源:公民报

“一些所谓的职业打假人,其恶意索赔行为已严重影响社会经济发展,不但使企业运营和维权成本加重,还破坏了正常的经营秩序和营商环境。”3月12日下午,重庆代表团审议“两高”工作报告时,全国人大代表、重庆永辉超市有限公司党委办公室主任华晓丽建议,关注职业打假人恶意索赔问题。  

职业打假,企业很受伤  

华晓丽发言说,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讲话时强调,要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帮助民营企业解决发展中的困难。“两高”积极践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努力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司法保障。但在实践中,不少民营企业依然会遇到一些司法保障上的难题,如职业打假恶意索赔的问题。  

“职业打假人长期活跃在各大商场、药房、超市,重点观察商品的商标标识、价格标识、保质期标识、说明标识等,寻找疑似瑕疵商品。有的人还以掉包、夹带、填充异物等手法‘制造问题商品’,然后分单大量购买,再找到相关企业索赔。如果索赔不成,就通过举报、投诉、诉讼等手段达到获得赔偿的目的。”华晓丽说,“这部分人实际针对的并不是产品的质量问题,而是为了获取不正当的利益。”  

“目前,这一群体规模庞大,且呈增长态势,甚至呈专业化、规模化发展趋势。”对此,华晓丽忧心忡忡。  

在重庆市两会召开前,华晓丽就针对这一问题走访了许多生产企业、经营商家和消费者,还赴法院旁听了此类纠纷案的审理,并在列席市人代会时就此问题作了发言。  

在审议“两高”报告时,华晓丽举例说,前不久,渝中区法院就公开审理了一起产品责任纠纷案,原告是一名职业打假人,他针对一盒进口面包干的包装标识提起诉讼,共起诉4个被告,分别是:进口商、经销商、零售商、零售商分支机构。经销商和进口商的代理人和律师都是从上海乘飞机赶到重庆来应诉的。  

庭审中,当进口商拿出报关单等证据时,原告说:“我怀疑海关检验数据搞错了,因为海关经常搞错。”华晓丽坦言,原告以这种态度来起诉,太不严肃了。最后,职业打假人输掉了官司,但为了一个10多元的商品,4家企业来应诉,维权成本高昂,而职业打假人仅支付了25元的诉讼费。  

华晓丽经过进一步的调研还发现,此案原告针对此事在全国范围内起诉该产品经销商的案件还有437件未处理,索赔总金额高达数十万元。该经销商多次提议“私了”,但原告嫌赔的钱太少了,不同意。  

别把司法资源不当回事  

“作为一名零售行业的工作者,我认为严把产品质量关是企业的责任。企业欢迎并感谢社会各界进行监督,提出好的意见建议,但反对恶意索赔。”华晓丽说,企业首先应当诚信合法合规经营,消费者也应当诚信消费。大家想想,几百件案子,商家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和时间?  

因此,华晓丽建议,尽快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3]28号)第3条“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予以修改。  

华晓丽说,这一规定客观上纵容、助长了那些职业打假人的恶意索赔。这样的恶意索赔,不但无助于提高产品质量,反而会严重干扰企业的正常经营,同时增加法院工作量,浪费国家资源。  

此外,她还建议最高法对惩罚性赔偿的构成要件作出更加精细化的解释,引导惩罚性赔偿投诉、诉讼转向那些真正需要解决的食品质量安全问题。  

华晓丽的发言得到了现场其他代表的支持。全国人大代表、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朱华荣发言称:“过度维权甚至使企业成为了弱势群体,建议进一步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遏制过度维权。”  

到会听取代表审议发言的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回应:“华晓丽代表提的建议很好。诸如一个人提起几百个诉讼,拿国家的司法资源不当回事的典型案例,我们正在收集。针对你提出的情况,我们回去后一定认真研究,进行专题调研分析。”(特派记者 张双山 宋婷婷)


责任编辑:朱苗 常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