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课堂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半月前的这场座谈会,讨论了关于科技的一件大事儿

时间:2019-04-10 10:15:57来源:西交民巷23号微信公众号

  科学技术进步法是我国科技领域的基本法。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科技事业密集发力,加速跨越,发生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

  3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在科学技术进步法修改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修改科技进步法是贯彻党中央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是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重要项目。

  作为我国科技领域的基本法,科学技术进步法自1993年颁布以来已走过26年,距离2007年修订也达12年。

北京大学校长郝平在发言中说,“近年来,国家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飞速发展,科技进步法面临的社会环境已发生巨大转变。此时进行法律修订十分必要,也让很多一线科研人员感到非常及时和振奋。”

座谈会上,多名发言者提出,要针对法律实施中的关键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改进措施,提高法律修改工作质量、效率及未来实施效果。

关于科技成果转化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是发言聚焦的重要议题之一。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邓秀新在发言中提到,“现行科技进步法和2015年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对科技成果转化作了较为明确的规定,但在实践中仍存在一些障碍。”邓秀新认为,“障碍”主要包括科技分类评价制度还不完善;企业的创新意识不强,吸纳、消化、创造、运用新技术和新成果的能力不强;产学研合作的利益共享和分配机制有待完善;中试和工程化环节薄弱,对自主创新和原始创新的支撑能力不足。

邓秀新建议,强化科技成果转化激励措施。实施更加积极的创新创业人才激励和吸引政策,推行科技成果处置收益和股权期权的激励制度。营造良好的成果转化实施氛围,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

中国科协常务副主席怀进鹏说,“要加强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专利法、著作权法等法律的衔接,进一步明确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破解发明创造和转化运用的现实困惑。”

关于基础研究投入

我国基础研究在科技研发投入的比例长期在5%左右,明显低于世界可比指标水平(15%—25%之间)。

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在发言中引用的数据显示,我国中央财政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占中央科技研发总投入的25%左右,接近国际可比水平。而地方财政和企业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占各自科技研发总投入比例过低,分别在3%左右和1%以下,远低于国际可比水平。

针对当前情况,邱勇建议,一方面要持续加大中央政府对科技的投入,采取各种措施鼓励企业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同时,更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确保地方政府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投入。邱勇在发言中提出,“建议在本次修法中将地方政府支持基础研究的责任明确写进去。”

多名发言者建议修改法律第十六条或者新增关于基础研究的专门条目,或者把“基础研究”单独设置为一章。

关于科技伦理建设

自近代科学兴起以来,人们见证了科学改造世界的力量,也充分享受到了近代科学成果带来的社会福祉。但同时,我们也开始遭遇来自科学的远虑与近忧,如数据和算法滥用等行为带来的一系列风险和伦理道德问题。

“当前科技伦理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相关伦理规定散见于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中,缺乏上位法依据。”怀进鹏建议,以专门法律条款明确设立国家级科技伦理机构,对各层次伦理审查体系作出制度安排,这将有利于从法律层面推动我国科技伦理建设,有利于在恪守伦理道德底线与推动科技进步之间实现平衡。

在具体条款上,怀进鹏建议留好接口,对未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专门立法做好提前布局。在规范内容上应考虑既要守住伦理道德法律红线,又要促进新兴前沿技术发展。

背景链接

1993年6月24日,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自同年10月1日起施行。

科技进步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科学技术基本法。该法的重要历史背景就是邓小平提出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科技进步法以法律形式明确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确立了科学技术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为科教兴国战略的提出和实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科技进步法颁布后的10多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制定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科学技术普及法等一系列科技法律。国务院及有关部门在科技奖励、知识产权保护、成果转化、技术进出口等方面也制定了配套的法规、规章和文件。全国各地大多数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的科技进步条例和各具特色的地方性法律约200多件,这些都有力地推动了科学技术进步法的有效实施。

2007年12月29日,科技进步法经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修订,自2008年7月1日起施行。

修订后的科技进步法在坚持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和原法成功实践的基础上,针对制约我国科技进步与创新的若干瓶颈问题,在体制、机制和制度方面进行了法律创新;把坚持自主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写入法律总则,并在有关章节中规定了从科技计划、经济手段、财税、金融等方面促进和激励创新的政策。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4NDA4OTI2Ng==&mid=2651963695&idx=1&sn=e830e1a2ef6425418018e287a445bbf4&chksm=f065aff2c71226e40a1cbab26051d275c1ee3f8e6c40e95c8ec7f676ddddcd5407eb0e05e749&mpshare=1&scene=1&srcid=#rd


责任编辑:常畅 陈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