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人大动态 > 大足区
区县人大动态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立法保护石刻带来了什么改变?

时间:2019-04-25 09:27:55来源:公民报

2ban_副本.jpg

调研组为宝顶镇实验小学的学生们普及石刻保护知识。

2017年6月1日,我市首部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地方性法规——《重庆市大足石刻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开始实施。

自此,大足石刻的保护工作,正式走上了法治化的道路。

时至今日,该条例已实施近两年。它为我市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带来了什么样改变?在实施过程中,还有哪些方面需要改进?

3月以来,大足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继刚带队奔波在村、社区、校园之间,对条例实施情况开展了调研。

立法带来的改变

“大足石刻分布在宝顶山、北山、南山、石纂山和石门山。”3月26日,在宝顶镇实验小学六年级一班的教室里,孩子们争相回答调研组提出的关于大足石刻的问题。

这所小学距宝顶石刻景区不到一公里,孩子们自打进校以来,就对石刻“耳濡目染”。

“老百姓都有这样的意识。”宝顶镇香山社区党支部书记杨孝彬说,自条例颁布后,他们就挨家挨户进行了宣传。

作为负责大足石刻保护、管理、研究和合理利用的单位,对于条例颁布后带来的改变,大足石刻研究院最有发言权。

“大足石刻保护规划要求,已纳入了大足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风景名胜区规划;制定了大足石刻年度保养、修缮计划及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的预防、处置方案。此外,还成立了大足石刻景区执法大队。”市人大代表、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黎方银悉数这两年来的变化。

“条例让大足石刻得到了进一步保护,我们也借着这股‘东风’解决了卧佛几十年来渗水的问题。”黎方银说,围绕大足石刻岩体加固、防风化、防渗水等实施的川渝石窟保护重点示范项目,让石刻病害得到了有效遏制,特别是继千手观音成功修复后的一些保护措施,走在了国内石质文物保护前列,“正是有了条例,大足石刻的保护正在实践一条从抢救性到预防性保护、从被动到主动保护、从以工程性保护为主向科研保护发展的新路径。”

在保护取得实质成效的同时,大足石刻的合理开发利用、文物研究、学术交流、对外宣传美誉度都在齐步跟进。

实施过程中的短板

但是,在条例的执行过程中,仍有一些具体问题需要关注。

在持续数日的调研中,调研组发现,条例明确了大足石刻保护工作涉及的文物执法、旅游、林业、市政、园林和环保等方面,参与部门诸多,结合条例的实际运行来看,这些部门在参与石刻保护的协调配合上还不够,联动机制不够通畅。

条例的宣传工作也存在一些问题。目前,一些基层干部对条例内容知晓不多,特别针对未涉及到五山石刻的区域,干部群众学习条例的主动性和积极性稍显欠缺。

此外,条例第七条提出:“市政府应当组织大足区政府和文物保护相关部门编制大足石刻保护规划,并将其作为大足石刻保护的重要依据。”黎方银表示,随着大足石刻保护工作的深入推进和景区的不断发展,编制于1998年的规划已不能适应如今的保护需要,与条例不相匹配,亟待修改完善。

条例还规定,鼓励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社会组织通过设立大足石刻保护社会基金等方式参与大足石刻保护工作。但由于种种原因,基金目前尚未设立。

“我们咨询了多个地方,都没有进展。”黎方银希望相关部门能合力推动,让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到石刻的保护中来。

石门山石刻的保护和开发利用,则让石马镇镇人大主席曾令珍很揪心。作为五山石刻之一的石门山石刻,虽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但由于基础设施和配套设施都比较落后,至今都没能对外开放。曾令珍说,目前,来大足的游客都首选宝顶山、北山参观,其余三山有些“门庭冷落”。她认为,大足石刻的整体合理利用还要进一步加强。

推动保护,他们这样建议

“政府应尽快制定条例实施细则。”大足石刻旅开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条例规定他们可以在大足石刻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内,对涉及文物、旅游等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罚。但实际工作涉及面较广,导致他们在执行过程中难以把握处罚的“度”。他们建议,针对条例中关于行政处罚的内容,制定具体实施细则作为执法依据。

“我们还应树立预防性保护的观念,将日常保养维护和岁修作为一项重要工作。”黎方银认为,石刻保护一刻也不能松懈,需要持续、规范、科学地进行,并行之有效地坚持下去;更要及时发现、记录、汇报和妥善处理文物病害,保持大足石刻的良好状态。

据悉,接下来,区人大常委会将根据建议督促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认真对照条例,结合职能职责,逐项列出整改“清单”,扎扎实实推动条例的实施,让其充分发挥保护大足石刻的作用。(特约记者 沈秀梅 文/图)


责任编辑:常畅 陈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