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安得大厦幸福来

时间:2019-06-17 09:32:11来源:公民报

近年来,成龙唱的一首歌《国家》非常流行。其中有几句歌词:国的每一寸土地,家的每一个足迹。国与家连在一起,创造地球的奇迹。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对我来说,家与国的故事从来没有分开过。家,永远都是一个温暖的词语,有了家才有归宿,有了家才有方向。

被火吞噬的草屋

小时候住的村庄,诗情画意,有小桥流水、瓜田梨园,可以用“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来描述。当时,我们住的房子的墙体是用石头垒砌而成,顶是稻草或茅草扎紧的草垛覆盖在粗树杆上。煮饭时,饮烟总从墙体的石缝里钻出去,随风消散在素净的光阴里。

记得干燥易着火的季节,屋子周围几口大水缸总盛满了水,父亲甚至还在房梁上吊了几只水桶,以备急需。

一次,我们兄弟俩好吃,在家用茅草烤土豆,未灭掉的火星被风卷上屋顶。不多久,那火星就像一只蚕,小口小口地吞食着枯草,而后兴奋地燃烧起来。我吓得目瞪口呆。哥哥赶快拿来镰刀砍断悬吊在横梁上的木桶绳子,又从屋外水缸装来水,一桶桶泼向正在蔓延的火苗。可火势太大,我们的房子转眼就没了。从地里回来的父母被这场面吓了一跳,拥着两个孩子眼角噙泪说:“人没事就好,房子没了,我们再搭。”

草屋,是我孩提时代饱含乐趣又充满危险的记忆。

火吞噬了我们的房子,却也给我们带来了新房子。二叔从外地学泥水匠回来后帮着我们盖起了泥瓦房。

他在院子里,弄了一个大场面,先从田地中取来一堆堆泥壤,用水混和拌匀后放置几天,待泥壤湿度达标后,用一根细丝嵌入泥堆,狠劲儿地推开,切成一块块泥片,然后将泥片粘贴在一个木桶上。模子成型后,二叔又教我们在一空旷地挖出一个个烧窑,将晒干后的瓦片,整齐地排列进烧窑。就这样,在火的作用下,一块块瓦片成型,我家盖起了瓦房。

打工归来盖新房

勤劳总能致富,拼搏总会改变生活。上世纪90年代,父亲脱下满是泥灰的厚棉裤走出了深山,去了我们叫不出名的远方。在家,母亲鸡鸣时分下地,月明星稀归来。我们上午斜挎着书包上学,下午放学后领着一群牛羊上山,回家后,煮上一锅粥等母亲共享。看着母亲龟裂的手和花白的头发,我鼻子一酸。

两年后,父亲归来,他带回了一家人的期待。那一夜,我们围在柴火堆边,听父亲讲述这两年的经历。在工地上,别人不干的重活他扛,别人坚持不了的事他做,而且从不大手大脚花钱。

回来后,父亲和母亲商量,要重新盖一座砖混结构的房子。

说干就干,父亲托人在城里买了砖和水泥。虽然请了一个工人,但对于盖房的很多事,父母都亲力亲为。那半年,父母总是挽起袖子卷起裤腿跟着干。

看着漂亮的小洋楼一点点盖起来,父亲得意地笑了,母亲也跟着笑。我蹲在他们中间望着新房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从茅草房到瓦房再到小洋楼,我们的生活也随着房子发生着巨大改变。

高楼里的温暖

只要奋斗的脚步不停,努力的拼劲不息,幸福美满就会垂青你。

在父母的呵护下,通过自己的努力,我大学毕业后,顺利在城里找到工作。父母得知后,就锁上了老家的门,带着针线篓和扁担,跟着进了城。

我们租了一套房,一家人蜗居在里面,无比温馨。母亲在一家制衣厂找到一份工作;父亲担着扁担走街串巷卖土特产;我在一家公司上班。无论多晚,不管多饿,我们一家人都会等彼此回家,然后一起共进晚餐。

五年的努力,我们的积蓄足够让我们拥有属于自己房子。在楼盘开盘之际,看好房后,父亲提着一大袋子钱,很提劲儿地放到销售人员面前。销售人员望着眼前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吃惊地问:“全款?”父亲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满足地说:“农村人不习惯贷款,不喜欢欠账,房子是自己的才安心。”

从此我们一家住进了高楼。父亲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好像一只窝在巢里的鸟,探出头去,看着正不断繁荣的城市。他感叹地说:从低矮的茅草屋到如今的高楼大厦,真是不容易啊。此刻,他的眼里落满了各种回忆,心里堆积了太多感慨。

是啊,房的变迁,是我们一家人奋斗的见证,更是祖国日益富强的见证。有国才有家,幸福生活是奋斗开出的花,更是国家强盛结出的果。70年,祖国在不断繁荣昌盛,人民在不断富足;70年,祖国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们的家也越来越舒适温暖。 (作者:赖扬明  作者单位:重庆市巫山县人大常委会)


责任编辑:常畅 陈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