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人身权利保护:民法典(草案)从哪些方面着力?

时间:2020-05-22 18:09:13来源:重庆人大微信公众号

  立法就是为更有效地保护公民合法权益。

  人身权利是民事主体的基本权利,也是民法典予以承认和保护的重点。

  那么,民法典到底是从哪些方面着力呢?

  请听听重庆团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孙宪忠是怎么分析的。

  为什么把人身关系放在财产关系之前

  孙宪忠代表介绍,在民法的定义中强调民事主体的人身权利。传统民法和此前的民法学说,在定义民法时采用的表达格式,是民法调整民事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而本次民法总则编纂改变这个表达格式,它对民法的定义,是把人身关系放置在财产关系之前,改为民法是调整民事主体之间的人生关系和财产关系的基本法律。

  “这样一个定义,并不是说民事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就不重要。”孙宪忠分析认为,民法典反而是要突出我国立法者对于人身权利特别的重视。“把人身关系放在财产关系之前,这是从2015年编纂民法典工作开始时就明确了的。”

  记者注意到,在民法典草案第109条规定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将它作为民事主体的基本权利。自从民法总则2017年生效后,第109条的规定,还没有得到我国法学界普遍的关注。

  “其实,这个规定意义十分重大。”孙宪忠说,可以说这是本次民法典编纂最大的亮点之一,而且可以说是排名数一数二的最大亮点。民法典草案第109条规定:“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把人身自由、人格尊严通过民法规定下来,当做民法的基本权利,这在全世界其实还是第一次,它的意义是非常重大。

  这个规定之所以意义重大,就是因为它和宪法是对接的,它既体现了宪法关于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的人文主义思想,又夯实了借助于民法的技术手段也就是侵权救济的手段来实现人格权保护的措施。因为自然人的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其实首先是由宪法规定的权利。

  民法典以独立的人格权编出现

  重视人身权利的保护,还体现在此次民法典规定独立的人格权编。

  孙宪忠代表解析,这也是落实民法总则第109条的规定,更加具体地阐明了人格权的内容,突出了人格权的立法价值和现实意义,提升了本次民法立法的思想品位。

  民法典草案人格权编,用了四十多个条文,规定了生命健康权、名誉权、隐私权等重要权利,说明立法者充分回应了社会大众对这些权利保护的关切,其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都非常显著。

  “我国民法典草案关于人格权的规定,在法典编纂完成并实施生效之后,肯定要对我国自然人权利的保护提供强大的法律支持,对此我满怀信心。”孙宪忠谈到,民法典草案设立独立的人格权编,本意是为了提升人格权在我国法律上品位,全面落实党中央提出的“加强人格权保护”的要求。显然,人格权保护,就是要解决人格权受到侵害之后的保护。这个立法命题是科学的,是符合人格权的法律特征的。

微信图片_20200522181246.png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个案解析民法典人权保护

  最近,网络上有一个案子中的侵权是这样的:

  一家企业招聘,结果有一个姑娘去求职,但是被拒绝了,给这个姑娘出局的拒绝理由是:河南人。

  “这种明显的地域歧视,既违背了宪法规定,也造成了民法上的侵权。”孙宪忠代表分析说,这种侵权,如果按照权利法定的观点来解释,就没有办法处理。因为这种地域歧视,民法典草案人格权编确实是没有规定的。但是如果我们按照民法总则第109条关于人格尊严受保护的规定,就一下子可以清楚地分析和裁判这个案件,判决这个企业侵权。

  现实生活中,类似的案件很多,民法典人格权编都是无法列举的,这些都需要依据民法总则第109条的规定去分析和裁判。所以不论是在法学上还是在实践中,都需要依据民法上关于一般人格权和具体人格权的科学理论来解读民法典人格权编的规定。

  民法典将凸显赡养权、抚养权和扶养权

  孙宪忠代表还介绍,民法典草案通过婚姻家庭编中人身关系的规定,还凸显了赡养权、抚养权和扶养权这些重大的人身权,落实善良家风和家庭道德规范,为每一个人的家庭幸福建立权利保障。

  确实,民法上的人身权利,除了人格权还有身份权。民法上的身份权,基于婚姻家庭关系而产生,而这里的身份并不包括自然人的政治身份、专业技能职称等等身份,而仅仅只是在婚姻家庭关系中的身份,如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等。因为这些身份,这些民事主体之间就产生了赡养权、抚养权和扶养权。法律规定这些权利,对于保护婚姻家庭关系稳定、对于保障每一个人的基本幸福建立了良好的法律基础。

微信图片_20200522181415.png

图片来源:新华社

  范围扩展至胎儿和遗体

  “本次民法典关于人身权利的保护,依据科学法理,还将其范围扩展到胎儿和遗体。”孙宪忠代表对其给予肯定,称这一点意义也很显著。

  比如说胎儿。一般情况下,胎儿没有出生,就不是民事主体,当然无法享有民事权利。但是胎儿在母体之中也会受到侵害,比如说他(她)还在妈妈怀孕期间遇到车祸,或者遇到医院误诊,或者给吃错药造成损害,结果到了出生以后、甚至成长数年之后才发现了损害。这种伤害,对于母体可能也没有损害,所以以母亲名义起诉加害人,并不合适。此前,传统的理论是,胎儿出生之前的损害,都算作是母体的损害,仅仅承认母亲有损害赔偿的请求权。这一做法,收到了诉讼时效和侵权因果干系方面的制度限制,理论上并不通畅。妥当的做法是,承认孩子出生之后,对于出生之前也就是胎儿期间的损害享有损害赔偿的请求权。这一次我国民法典创设制度(注:民法典草案第16条“胎儿利益保护”的规定),就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本次民法典草案也对自然人亡故之后的侵权保护、包括遗体方面的问题,从侵权保护的角度建立了明确的制度,这些规定将进一步完善人身权利保护,弥补相关的制度漏洞。(记者 张双山)




责任编辑:常畅 周晏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