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人大发布 > 人大参阅
人大发布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抗日战争的胜利与科学理论的光辉

时间:2020-09-16 16:27:05来源:人大参阅2020年第6期

风易俗、改造国家。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争取民族解放,捍卫自由独立的正义战争,是消灭法西斯、保卫世界和平,拯救人类文明的殊死较量。

抗日战争时期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落地生根的重要时期,也是毛泽东思想走向成熟,成为党的指导思想形成全党共识的重要时期。正是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中国抗日战争取得了最终胜利,中国人民走向了彻底的民族解放。

抗战的政治基础:统一战线理论

中国共产党的统战战略指导,随着中国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发展而日臻完善,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对抗战的现实关切和世界眼光。

毛泽东有关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思想,摆脱了意识形态束缚,认为“不管是否帝国主义国家或是否资产阶级,凡属反对法西斯德意日,援助苏联与中国者,都是好的,有益的,正义的。凡属援助德意日、反对苏联与中国者都是坏的,有害的,非正义的”。同时辩证地指出,因社会制度不同,政府与人民抗战态度不同,战争发展时期不同,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将受到严重影响。针对美苏与中共发展关系执行政策的两面性特点,毛泽东在统战实践中,凡关涉中国国家利益、中国共产党自身生存发展前途等问题,旗帜鲜明从不妥协。他坚持“以必要斗争求必需团结”的立场出发,将斗争的原则性与灵活性高度统一。毛泽东充分意识到世界反法西斯斗争的整体性政治特点,将中国抗战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坚持以自力更生为主,同时不放弃一切可能争取外援,正确处理了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的关系。1938年10月,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政治报告中指出:中国胜利了,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者被打倒了,同时也就是帮助了外国的人民。如此阐明了中国革命与世界革命的关系,驳斥了党内外对中国共产党放弃国际主义的非难。

在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实践中,避免中共自身错误至关重要,而维系与国民党及蒋介石国民政府的关系则是重点和难点。为此,中共坚持独立自主原则,始终保持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的独立性,在巩固和扩大统一战线的同时,注重争取对抗日统一战线和民族解放战争的领导权,与国民党“攘外必先安内”方针和独裁专制思维进行坚决斗争。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在“溶共”“防共”“限共”方针下不断制造反共摩擦,发动三次反共高潮,中共在极其艰难困境里,以民族大义为重,高举“抗日高于一切”的旗帜,“以斗争求团结”,从而解开了国共摩擦的死结,维持了国共合作抗战到底的格局,成为全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

将理念追求融入实践探索的中共统战理论,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民族危亡关键时刻,站在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全局高度,在马克思主义统战理论指导下,总结中国革命实践经验后,形成的具有鲜明中国特色和时代特征的统战创新理论,成为指导中国抗战的重要战略指导理论,在中国抗日民族解放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得到真理般验证,体现了统一战线理论的伟大指导意义。

抗战的民族战略:持久战理论

1937年七七事变4个月后太原失守,同时震惊了蒋介石和毛泽东。1938年5月日军占领徐州,再次成为抗日重要时间节点,因为此后日军将面临两个选择:或转向华北专注消灭中共武装力量,或目标向南继续进攻武汉、广州。随着日军侵占中国大批城市和大量国土,以及中国军民在战场上的顽强抵抗和巨大牺牲,中国国内对抗战前途的思考发生分野,国共两党内部“亡国论”“速胜论”思想激荡,严重干扰全民抗战意志。“亡国论”认为,中国武器不如人,和日本人再战必然失败。“速胜论”认为随国际形势变化,外国定会援助中国,幻想依靠国际援助打败日本。这种观点在八路军对日作战取得平型关大捷,以及国民党李宗仁部在徐州会战重创日军后,一度甚嚣尘上。

作为伟大的战略家,毛泽东1936年7月在保安同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时曾预言:中日早晚要打一仗;中日一战必是持久的。这是他个人有关“持久战”的最初表述。此后不到两年,抗日战争持久战理论的系统表述便体现在他撰写的光辉著作《论持久战》中。

持久战思想着眼解决中国现实问题,体现了高度的理论自觉和问题导向。《论持久战》深刻分析了抗日战争已经充分暴露的各种矛盾和初步显现的规律,深刻分析了国民党正面战场节节抵抗致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计划的破产,同时指出其采取死打硬拼一败再败单纯防御的局限。毛泽东在徐州会战后对日军动向的准确判断,加速了中共洛川会议关于抗日持久战方针的具体化,初步形成全国持久抗战思路,此后经过山地与平原敌后游击战的实践验证,毛泽东将战略眼光投视全国,最终确立了全局持久抗战的成熟方案: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要广泛发展,国民党在正面战场要保存主力,中国能够保存和发展军事力量,是持久抗战的根本。

实践证明,持久战理论确实是全民族抗战的精神武器,是夺取抗战胜利的指路明灯。不仅武装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同时也装进了国民党军官“脑子里”。在蒋介石的支持下,白崇禧把毛泽东《论持久战》精神归纳成两句话:“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国民党军事委员会通令全军,将持久战作为抗日战争战略指导思想。于是,国民党正面战场以“持久消耗”战略坚持抗战,与共产党敌后战场“持久制胜”战略遥相呼应。国共两党对“持久战”理论的认同,使其在战场上多有配合,不断给日军以沉重打击,直到取得抗战胜利。

抗战的前途:新民主主义理论

“革命战争是一种抗毒素,它不但将排除敌人的毒焰,也将清洗自己的污浊。凡属正义的革命的战争,其力量是很大的,它能改造很多事物,或为改造事物开辟道路。中日战争将改造中日两国;只要中国坚持抗战和坚持统一战线,就一定能把旧日本化为新日本,把旧中国化为新中国,中日两国的人和物都将在这次战争中和战争后获得改造”。毛泽东的深刻见解以事实验证和说明了中国抗日战争,不仅是争取独立与解放的民族战争,而且是中国人民追求民主与进步的深刻社会变革。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的辉煌是全方位的,中国共产党日益成熟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为中国人民的光明前途奠定了重要基础,也使人民最终选择了中国共产党及其代表的人民解放事业。

抗日战争时期,中共提出了比较完整的新民主主义理论。中国共产党始终将抗日战争作为中国革命的一个阶段,在与国民党合作抗战中,积极倡导民主进步,推进国内政治改革、推动社会进步,为建设新中国创造条件。毛泽东相继发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重要著作,深刻阐明中国革命的特点和规律,精辟分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时代背景、革命对象、动力、领导、目的、前途等根本问题,系统阐明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社会、新民主主义国家的思想,说明对于中国革命和抗战前途的全部见解与主张,为“中国向何处去”给出科学答案。

中国共产党在敌后抗日根据地积极践行新民主主义政策。诸如建设“三三制”抗日民主政权,进行以“减租减息”为中心的社会经济改革,推广民主的科学的文化教育等。这些政治、经济、文化政策契合了民族解放战争条件下中国国情和民众要求,使各抗日根据地成为政治民主、经济发展、政府廉洁的社会“新区”而迥异于国民党统治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建设,无疑为建立新中国奠定了雏形。

(摘自《光明日报》2020年08月16日  潘宏  文)


责任编辑:常畅 周晏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