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市五届人大二次会议
代表建议公开
信息推荐
视频聚焦

  

关于理工类高校人文社科研究生培养模式创新的建议


一、案由  

2017年,美国学者率先提出“新文科”概念,2018年教育部推出“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首次提出了新文科建设。所谓“新文科”是强调对传统学科进行重组、文理交叉,把新技术融入人文社会科学学科中。  

“新文科”的提出源于新技术的突破式发展对社会发展和国家建设带来的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就我国而言,伴随着网络信息时代的到来以及“国家大数据战略”、“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互联网+”、“网络空间安全”国家战略的实施,国家与社会对人文社科类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要求。就我市而言,不仅将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作为首要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而且提出推动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这些产业与战略发展是科教兴市和人才强市的基础。理工类高校都有相对优势的理工类学科,依托理工类优势学科背景发展人文社会科学,有利于建设和发展具有学科特色、文理交叉融合的人文社会科学学科,为培养适应技术发展背景下的人文社科类研究生提供坚实的学科基础。  

二、案据  

(一)重视人文社科类研究生培养是理工类高校学科建设的重要内容  

首先,加强理工类高校人文社科类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的意义不仅在于研究生教育本身,人文社科知识的普及,不仅是理工类高校“一流学科”建设的内在要求,也是高等教育“立德树人”的学科基础。其次,理工类高校适当强调多科性发展,不仅有利于培养高质量的合格人才,也有利于特色学科和优势学科进一步做大做强。  

(二)高校管理体制改革是完善研究生培养模式的基础  

研究生培养模式的形成与变迁受制于招生制度、评价机制与课程标准等国家层面的要求,因此单纯依靠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本身,将无法克服现存模式的不足。作为镶嵌在高校管理制度内的研究生培养模式,学校的人才培养理念、组织形式、科研体制、学科布局、教育评价和经费配置等会直接影响它的形成与运行。因此,没有高校体制与机制的全面改革,将难以达到目标。  

(三)以质量为核心实现研究生教育内涵式发展  

新时代背景下理工类高校人文社科类研究生培养模式的改革必须强化质量意识,处理好规模与质量的关系,确保研究生教育在坚持质量第一的基础之上稳步发展。为此,理工类高校应打破传统评估的思维和模式,高校内部管理体制与机制的改革应围绕提升教育质量来进行。  

三、建议  

不同层次和特色的高校应当依据不同的功能定位、不同的发展战略和不同的历史背景,制定多元化的人才培养模式,因为模式无所谓优劣而只有恰切与否。如果说研究生人才培养模式需要重构,人才培养过程不仅直接体现高校培养模式的特色而且应是当下改革的重点。  

(一)将专业型硕士学位研究生培养作为突破口  

首先,理工类高校人文社科类研究生培养一般起步较晚,学术积淀相对不足,对优质生源的吸引力较为有限,在教育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做贡献愈加显著的情形下容易陷入“马太效应”的境地。其次,理工类高校都具有相对优势的理工科学科或特色学科,在专业型硕士研究生培养方面,理工类高校可以结合学科特色和优势学科进行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凸显其行业性与个性化的特点。第三,不同层次与不同类型的高校以不同的学科特色和学科体系满足社会多样化的人才需求,不仅是“双一流”背景下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需要,也是“重视个性与全面发展”的教育本质的回归。  

(二)以招生改革引导生源分流  

首先,可加大面试分值及其比例,这样有助于考察学生学术研究能力和相应能力。其次,应为跨学科学生提供绿色通道或设置不同的招录标准。如,招录时可以明确预留跨学科学生名额,以吸引具有理工科基础或不同学科背景的学生报考人文社科专业研究生;可以采取与常规考试内容或考试方式不同的形式,利用入学考试的科目设置进行跨学科学习引导,为今后的人才培养打下基础。  

(三)以课程改革提升硕士研究生的能力与素养  

首先,强化研究方法课程的建设与设置。课程学习一直是我国研究生培养模式的重要特征,但研究生课程教育不是简单的知识传授,更应强调对新知的探索、问题的发现和问题的解决。目前的问题是,无论是课程体系还是课程内容,研究方法课程偏少。其次,应重视从课程教学角度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除导师指导外,在小班化教学组织的基础上,运用参与式教学或研讨式教学方式培养学生问题意识是一项值得借鉴的经验。最后,课程体系需要针对跨专业学生与同专业学生量身定做。跨专业学生与同专业学生相比,在专业基础理论知识和技能方面存在明显差距,不同跨专业的研究生知识基础不同,应根据每位研究生跨专业的具体情况设置适合的、差异化的课程体系,这种差异更应体现在选修课程的安排上。  

(四)构建制度性的跨学科培养方式  

首先,国家鼓励高校根据社会需求自主设置跨学科方向,学校可以根据社会需求与学科优势与特色,设置跨学科学位。其次,有必要以“跨学科和交叉学科”的角度在学科评估、教师培训和职称晋升方面予以相应的政策,激励老师进行跨学科知识的自我更新和参与跨学科研究生的培养。总之,通过制度性的手段能够将“跨学科或交叉学科”培养模式引向常态化。